您的位置:66书网 > 都市言情 > 小小继承人:爹地你敢不认我? > 正文 分节阅读_196

正文 分节阅读_196

作品:小小继承人:爹地你敢不认我? 作者:爱已凉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哈哈哈……”

    曾黎震惊的看着莫伊惠。“你为什么要恨阳阳?阳阳哪里惹到你了?”

    “啥!她哪里惹到我?”莫伊惠突然一阵大笑,那样的疯狂,继而表情又有些苦涩,有

    些疼痛,丝

    丝麻麻的痛苦缠绕在心间,破碎了她所有的希望。

    无论怎样,曾黎都没有看过她一眼,没有认真看过她一眼!

    “是啊!你为什么要恨阳阳?”曾黎挑眉,很多不解。

    “我就是不告诉你!哈哈哈哈……”莫伊惠继续大笑。

    如果没有曾阳阳,如果没有那个女人,她会是他的全部,曾黎会喜欢自己,可是因为曾

    阳阳,曾黎

    不会喜欢自己。

    曾黎不解的看着她,又看了眼素宗翰,他也不知道莫伊惠在说什么。

    “啥,曾黎,你不喜欢我是不是?”莫伊惠突然正色起来。

    曾黎的心里却闪过一抹惊惧,因为她的眼神真的有些可怕,可是他还是不能自欺,长痛

    不如短痛,

    咬牙点头。“是!我从来也没有喜欢过你!”

    “我就知道你不会爱我的!”莫伊惠的眼神凌厉起来,烦躁的对着曾黎吼了一句后,“曾

    黎,我得

    不到的东西,别人也得不到,曾阳阳更得不到,就算是注定了要下地狱,我也要拉着你

    和曾阳阳一起

    去,哈哈哈哈……这五年,她一定比在地狱里还要痛苦……”

    阴森的话语冰冷而疯狂,莫伊惠眼中迸发出最后的阴绝。“哼,让我去坐牢,好啊,我去

    坐牢!带

    我走!”

    曾黎不解。“你说什么?”

    怎么阳阳在五年比在地狱还要痛苦,『曾黎一下子陷入了沉思,思绪都被芙伊惠的话给牵

    走。

    “依惠,你不要走你姐姐的老路!”秦宗翰适时地开口,“你真的太让我们失望了!”

    “素宗翰!你少来!”莫伊惠看着面色一片阴霾的素宗翰,“你少对我进行心理暗示,就

    算我妈和

    我姐姐都疯了,我也不会!我清楚的知道我在做什么!曾黎,这个秘密我死也不会告诉

    你的,我让曾阳

    阳一辈子都活在痛苦里!”

    凝望着莫伊惠癫狂的神情,曾黎心里忽然划过一丝不安,“翰,她是不是疯了?”

    秦宗翰悄然的对着曾黎使了个眼色,看来他们也只能把她送进牢里了。“依惠,既然你还

    是执迷不

    悟,那我们也只能把你送进牢里!”

    “哼!送!送进去我,你们一辈子也别想知道那个秘密!哈哈哈哈……”一瞬间,有些

    慌乱,芙

    伊惠还是嘴硬的吼道。

    曾黎亲自拨了电话报警,不多时未了警察把莫伊惠带走。

    临走的时候,莫伊惠依然对着两人说着莫名其妙的话。“你们永远也别想知道那个秘密!

    哼,秦宗

    翰,就算我放了你,别人也不会放过你的。”

    “呃!翰,她不会是真的疯了?”曾黎喃喃问道,怎么觉得后背都跟着凉了呢。“是不是

    有妄想

    症?”

    秦宗翰的眸光一闪,突然想到了什么,莫伊惠的最后一句话,让他呆了一下。“什么秘密?

    依惠舍

    有什么秘密?”

    这时,秦宗翰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是杜景。“画画醒了吗?”

    “秦宗翰.快回来,画画自杀了!”杜景急匆匆的说了一句话,把秦宗翰给惊得差点死过

    去。

    第333章,误会大了

    秦宗翰接到电话赶回去的时候就看到萧画画整个人都颤抖着,头上的水滴着,裹着厚厚

    的棉被,无

    论杜景说什么,她都是绝望的,眼神空洞的让人心生担心。

    秦宗翰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又担心又无奈,画画这个傻丫头啊,她怎么会以为是别人

    呢?他可是

    无数次在她耳边喊着她的名字的啊,虽然她当时的意识不清楚,可是他以为后来她是知

    道的呀!

    萧画画抬眼飞快的看了他一眼,又随即低下头去,那张梨花带雨的小脸让秦宗翰的心都

    跟着宁疼了

    起来。

    “怎么回事?画画,你怎么会这么傻?”秦宗翰到此刻也不相信画画会这么傻,她居然

    跳孩,这是

    为什么啊?

    一听到秦宗翰的声音,萧画画整个人都是颤抖的,低垂着头,她在害怕,在愧疚,她不

    敢看他。

    她只记得自己被五个人注射了药物,只知道自己一头装在了床的栏杆上,后来,后来她

    都不记得

    了!

    可是当她醒末后,身体上的感觉,两腿之间的疼痛,让她知道她历经了什么。

    她一定是被人糟蹋了!

    一定是的!

    可是她依稀记得是秦宗翰啊,可是醒末后又没有看到他的人。她就开始以为是幻觉,自

    己那个时

    候太绝望,所以幻想着是跟秦宗翰,她的确和人了,她不干净了!

    所以一醒来一想到被五个男人轮暴了,她没脸活下去了.想也没想的就往外冲去,不想

    活了!结

    呆冲到了海里,被追未的杜景救了。

    他说是素宗翰,不是别人,可是她觉得是杜景在安慰她,她身上的感觉那样的痛,那怎

    么可能是

    秦宗翰一个人所为?

    一定是被五个男人给糟蹋了!她怎么也不相信,只觉得是杜景在安慰她,一定是出事了,

    她没脸

    活了!

    秦宗翰心疼的上前,叹了口气。

    “她不相信没出问题,她醒来后以为被坏人给糟蹋了,我告诉她了没有,可是她不信!”

    杜景解

    释道:“你来告诉她!”

    杜景把房间留给两个人。

    所有喧杂的一切,瞬间变得悄无声息。

    秦宗翰走到床边,坐下来,萧画画下意识的缩了起来。“不,不要!”

    秦宗翰却倏地伸出双臂,环住她,无奈的叹息了一声。“画画,抬起头来!”

    她吓得闭上了眼睛,觉得无脸再见他。“不要,素宗翰,你走,我知道出事了,我知道……

    我脏

    了!”

    她已经成了残花败柳,眼中的泪在淤积。

    “睁开眼!”素宗翰沉声说道:“我真想打你的屁股,让你胡思乱想,是我还是别人你真

    的分不清

    吗?你想气死我是不是?怎么会想着是别人?我会允许别人碰你一下吗?”

    她眨眨长长的卷睫毛,缓缓地睁开了双眸。朦胧水零氤氲,萧画画恍惚中看见了一张熟

    悉的俊脸,

    她该相信吗?

    他也太霸道了,紧紧的握住她的双侧手臂,那力量几乎把她的手臂握碎。

    “你居然一发生点事情就想跑或者想死,萧画画,你还是我认识的那个一切都不怕的女

    孩吗?”所

    熟悉的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嗓音响起,带着无尽的复杂情绪与隐藏着的恼怒。

    萧画画咬着下唇,抬起小脸,不知道该不该相信他,望见的是那双深邃而俊秀的眼睛。

    “我不要你

    安慰我,不要,你们都在骗我!”

    “萧画画,我告诉你,你永远也逃不掉的,即使是我肯放了你,老天也会将你送到我面

    前!你居然

    想自杀,你想气死我是不是?”他瞪着她,脸上的青筋暴露,可见他有多紧张多害怕了。

    “我……我脏了!”她摇着头,贝齿陷入唇里。

    “不要咬唇,这是我的专利!”他突得吻住她,她一呆,下意识的抗拒。她挣扎着身子,

    想离开秦

    宗翰的怀抱,可是他却紧紧抱紧她。

    “傻丫头,没有出事,你还是洁白无暇的!是我,一直都是我!刚才你睡着了,我去处

    理凶手,让

    杜景看着你的!不信你问曾黎,问杜景,问风白逸,包括你爸爸,还有警察,你真的没

    有事!怎么连我

    的话都不信了呢?”他低声温柔的说道。

    “我……”她的嘴角挂着一丝凄凉的微笑,“你不用安慰我了!我知道你们都串通起来了,

    秦宗

    翰,我没脸活下去了!”

    “该死的!”秦宗翰有些生气,剑眉微蹙。“是我,是我,没有任何人!你怎么不相信呢?”

    萧画画没有动,她将头埋在臂弯里,不肯抬起头来。她一定是脏了,是秦宗翰在安慰她,

    她很感

    动,好像大哭,却哭不出来。

    秦宗翰拉住萧画画的双臂,强迫她抬起头来看他,萧画画流着泪不肯抬眼,秦宗翰见她

    如此伤心,

    只好道:“你究竟要怎样?!你怎么不相信我?看着我的眼睛,你看看我此刻是不是纵欲

    过度的样

    子?&qt;

    她一愣,竞真的抬起脸来,迷离的泪光中,她看到他的眼底满是血丝,而容颜有些憔悴,

    看起来很

    累的样子。可是之前他做完那种事情不都是精神抖擞的吗?

    她的眼圈又红了起来,摇头。“不是,你不用安慰我了,你以前都是很精神的,才不是纵

    欲过

    度!”

    她抽噎着,她的话语里有着伤心和绝望。“你们都是好心,秦宗翰,你不要委屈自己了,

    男人怎么

    可能忍受的了这个!”

    “画画,真的,呃!”秦宗翰真想把她给打醒,他的心带着丝丝痛楚,还有隐隐的苦涩。

    “傻丫

    头,我骗你做什么,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了!真的是我!”

    可是萧画画却不信。

    再度的错愕着,秦宗翰只能大喊:“杜景,曾黎,你们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