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66书网 > 都市言情 > 小小继承人:爹地你敢不认我? > 正文 分节阅读_147

正文 分节阅读_147

作品:小小继承人:爹地你敢不认我? 作者:爱已凉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萧画画了,他坐在走廊上的长椅上,整个

    人陷入了

    迷蒹的状态。

    什么时候他活的如此寓突了'

    整整三天,承承都守在萧画画身边,两个孩子都没有去学校。

    萧画画也请假了,她只说有事情,并没有说因为什么。

    而裴凌风连着三日没见到画画,急的直转圈,却不知道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病房里。

    张妈进来了补品,萧画画正在喝扬,秉老爷已经回去了。

    承承和天宁在秉老爷让司机买来的小床上睡着了。

    他们毕竟是小孩子,时间久了自然撑不住,萧画画的恢复也挺快的,大夫说再观察一下,

    只要不

    出血就可以出院了。

    可是张妈却说小月子更要养,因为女人的月子太金贵,养不好更容易生病。

    萧画画喝完扬之后,对张妈说道:“张阿姨,你回去吧,我已经好多了,可以下床走路了  ”

    经过三天,张妈和萧画画已经很熟悉了,她想到秉宗翰在三天一直在走廊里,都没有离开

    过,不

    自得说道:“画画啊,少爷还在外面呢,让他进来吧  ”

    萧画画身子一僵,怎么还在啊'不是让他回去了吗'

    三天了

    他居然还在

    张妈看萧画画正在迟疑,叉做了说客。“少爷三天三夜没有休自了,你一睡着,他就会进来

    看着

    你睡,你一醒,他就出去了少爷日5里吃过这些苦啊,他可是一路被宝贝着长大的,可能有

    些事情想不

    到,他也毕竟是个男人,男人自然是粗线条,很多细节想不到,可是他对你真的是很用心了

    画画,你

    就和少爷和好吧,你再不理他,他只怕是要生病了  ”

    “你让他进来吧”萧画画说道。

    “真的  ”张妈一听互到高并起来,“我这就叫他进来  ”

    秉宗翰坐在外面的长椅上,眼睛里满是血竺,却不敢睡着,因为画画还没原谅他,他日

    5里有心情

    “少爷,快进来  ”张妈激动的扯扯他的衣月日。“画画让你进来呢  ”

    “真,真的'”秉宗翰错胃,猛地抬头。“张妈,你没骗我'”

    “我骗你干么'快进去吧,我让司机把两个孩子给抱回去睡觉,你好好的把握机会儿  ”

    张妈已经

    招手让司机过来。

    门一开,没看到秉宗翰,只看到两个司机,然后是张妈的笑脸。“孩子们都累坏了,他们轮

    流看了

    你一夜,我让司机进他们回去休自  ”

    “可是  ”萧画画的话还没说完,司机已经把两个睡得香甜的孩子给抱走了

    秉宗翰也走了进来,张妈№№的关上了病房的门。

    萧画画只看了一眼秉宗翰,他的胡子已经很长,衣服也没换过,这几天他一直在门外,

    她有知道她

    睡着的时候他会进来看他,可是有时候会被承承给挡在门外,他很无奈,似乎除了叹自还是

    叹自。

    他进来后,只是看着她,也不敢说话,怕一说话就被轰出去。

    萧画画神情淡摸的看着秉宗翰,看着他憔悴邋遢满眼都是红血丝的样子,她温和无波的脸

    庞上染上

    一丝疼惜,可一闪即逝,淡淡道:“你为什么不回去'”

    他一愕,继而惊喜,她肯和自己说话了吗'

    “画画,你肯理我了吗'”他立刻走到她面前,坐在床边的椅子上,温柔的看着她。三天了,

    就是

    再有三天不睡觉也值了。

    “你现在回去睡觉  ”萧画画绷住脸,淡淡的说道。本已经平静的面窖此刻又染上了担

    陇,他这样

    子和在垃搬桶里捡来的没什么区别,一脸的胡子拉碴,看着就让她不自得皱眉。

    “不要  ”秉宗翰的语气里有说不出的疼膳,他又坐在床边,环抱着她的身子,视线里

    还是有着压

    抑不住的疼惜。“不要赶我走,我一刻也不想离开你,原谅我,再给我一次机会儿,求你,求

    你  ”

    萧画画一征,随后想要推开他,可是他太用力,她不动了。

    “那你睡觉  ”她说。

    “让我抱着你睡好不好'”他担心她会离开。

    她看了眼小小的病床,摇头。“你去那张小床睡,这里睡不开。有话等睡醒了再说。”

    再这样下去,他真的要垮了,而她不想看到那样的结果。

    萧画画眼睛有着酸涩,推开秉宗翰的身体,淡然一笑,抬手整理着他微皱的衣服,“如果你

    不睡

    觉,就立刻离开这里,我再也不会见你  ”

    “不要我睡,我听话  ”他立刻松开她,却只是趴在她的床边,手里握着她的手。“我趴

    在这里

    睡一下就好了,我没事的你不要担心我  ”

    她担心他'

    萧画画暗自叹了口气,是啊,她是担心他,她就是这么没出自,这么没用,当她想要抽回

    自己的手

    时,发现他已经紧紧的握着,并且开始打呼嗜,他竟睡着了

    她要抽手,可是他却不松手。

    “不要  ”痛苦的呢哺着,像是做梦又像是情醒,原本狂做的蝗彦此刻却不再有任何的气

    势,只

    余下那浓郁而凝重的痛苦,英挺的眉宇深皱着,那抓着萧画画的手更是用力的收紧,似乎无

    论如何都不

    会放开。

    抽了抽手,可是秉宗翰的力气原本就大,萧画画根本没有力气抽出。

    原本就虚弱的身体又开始l了,疲量的打了个哈欠,看了一眼睡的并不安稳的秉宗翰,又

    抽了抽自

    己被他依日抓住不放的手,可惜同样是无用功。

    安静的病房里,夜色袭来,传来均匀的呼吸声,一切是那么的平静而安详,当萧画画闭上

    眼睛睡着

    时,秉宗翰睁开了眼。

    他并没有真的睡,这几日睡不好的同样还有她,他不是不知道,看着她熟睡的样子,他眷

    恋的亲亲

    她的脸,掀开被子,上床,搂紧她,让她靠在自己温暖的怀抱里。

    异常的温暖,昏睡里,萧画画无意识的向着温暖的怀抱缩了缩身体,技了个舒服的姿势,

    继续睡

    258

    秉宗翰一直没有睡,他的脑梅里一直浮现着风自逸的调查结果:“翰,韩烈是莫伊发在法国

    的老

    公,他们一年前离婚。确切说,莫伊发是在离婚后住进了精神病医院的,也就是说,性虐待

    的事情不成

    互”八,二,五,零,五,九,九,。

    秉宗翰整个人都呆了,接到电话的那一刹那,他觉得自己真的错的离谱他自作多情的以为

    一切都

    是因为自己,却没想到会是另外的原因。

    然后风自逸又告诉他说:“莫伊发是自残  ”

    她原来是自残,他还以为她是因为不生被虐待,因为不生他对莫伊发抱着深深的歉疚,可

    是,却

    没想到她是自残

    为了这个错误,他赔上了自己的宝宝,害的画画这样伤心,害的自己这样难过他真是不可

    饶

    恕。

    秉茂祥又未了医院,一进门就看到了秉宗翰搂着萧画画,满眼的血丝,却还不睡,只是看

    着怀里

    的女人,眼神百般复杂。

    “你出来  ”秉茂祥皱眉说道。

    秉宗翰怕吵醒了画画,互刻下床,帮她盖好被子,走了出来。

    父子两人在走廊里,秉茂祥的脸拉了下来,看看秉宗翰,很不满意。“你这样子恶心死了,

    立刻

    回去给我洗澡换衣服,你在医院到处乱坐,到处是病菌,你知不知道她现在身体很脆弱,万

    一感染了,

    离我生下一个孙子岂不是就更久了'”

    “爸  ”秉宗翰心里--l惊,担忧起来,“我让护士帮她换床单被子  ”

    “这个我会吩咐,你现在回去,我在这里照看她,公司的事情你不要管。这一个月,你

    老实给我

    儿媳妇赔罪,把她哄高并了,不要落下什么病根,就行了  ”秉茂祥沉声说道。

    他就是那种刀子嘴豆腐心的人,终年沉默让他看起来人也跟着冷摸了,可是他的心还是很

    热的。

    秉宗翰立刻点头,却觉得异常温暖,因为他知道老爸是真的担心他和画画。

    “还有,不要开车,小李,你进少爷回去  ”秉茂祥又吩咐道。

    “爸,你不要离开,等我回来再走,我有事情要去处理  ”秉宗翰要去找莫伊发,这一

    次他绝对

    要问情楚

    “你放心吧,我在这里你放心  ”秉茂祥绷紧了脸,沉声道:“你不来,我不走  ”

    秉宗翰这才放心,又打开门看到萧画画睡得很熟,嘱咐老爸:“别吵醒她,她这几天都没

    睡

    好”

    “知道了  ”早这么关心画画的话,这个孙子也不会这么没了,真是作孽了,秉茂祥叹

    了口气,

    推门进去,视线落下萧画画苍自而透明的脸上,不自得柔和了线条,像是看女儿一般的温柔。

    虽然他这个人很封建,很传统,可是调查了萧画画这五年的经历后,他还是打心里佩服这

    个女孩

    的,吃了那么多苦,却从来没有再走过下坡路,这样的女孩,有资格做秦家的女主人这也是

    他不再反

    对的主要原因之一

    当裴凌风终于从韩烈那里得到消息知道画画是流产住院时,整个人都疯掉了在电话里大吼

    着:

    “该死,怎么会流产,去医院,马上去医院  ”

    “谁病了'”吴静轩刚好在做面膜,听到裴凌风的吼声,立刻从卧房跑了出来。“谁在医

    院,”

    裴凌风一回头看到了她,有一丝的落寞,继而平静了下来。“我女儿  ”

    “你女儿'”吴静轩错愕了一下,“你有女儿'”

    裴凌风转身回到了书房,拿出一份文件,递给吴静轩。“静轩,你急急了,从今天起,你

    可以离开

    我了虽然你跟我在一起这些年为了一纸契约,可是我还是感谢你陪了我这么多年,现在该还

    给你急急

    了”

    吴静轩难以置信的望着他手里的那份文件,确切说,是一份契约。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他会放手,会让自己急急,可是  她已经怀孕了,孩子是裴凌风的

    她曾经想过无论如何都离开他,可是,当他真的放手时,她的心里还是有着难以置信的震

    惊。

    “怎么'你会不得我了'”裴凌风扯了扯唇角,笑了起来,笑容是那样的那魅。“你不是一直

    惦念

    着你的心上人吗'我放你走,去找他吧  ”

    吴静轩只是错胃着,伸手接过了那一纸契约,那曾经为了母亲而笙下的契约,可是真的接

    过来了,

    却没有获得急急的欣喜,反而多了一抹惆怅。“为什么要放手了'“

    “为了我女儿  ”裴凌风笑笑。“我不想让我女儿知道我有情妇我只想做个好父亲,因为

    我亏欠

    了我女儿太多了  ”

    “只有这个原因吗'”吴静轩问。

    “我要去医院了,我女儿流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