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66书网 > 都市言情 > 小小继承人:爹地你敢不认我? > 正文 分节阅读_143

正文 分节阅读_143

作品:小小继承人:爹地你敢不认我? 作者:爱已凉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四,四,七,一,七,。

    韩烈说只是想找个人说说话,而她刚好也很无聊,又;了他的一次听众。然后,他们来吃

    饭了。

    “我不知道我是不是真的爱她-”他摇摇头,男声更加浑厚,却还透露自一丝落寞,“我

    只是对她很失

    望-不过一切都过去了,我和她都该有新的生活t '”

    “你这么重感情的男人不多了,你一定会幸福的-”萧画画安慰道。

    韩烈的黑眸里浮现起一丝汹涌,说着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幸福对我来说是件奢侈品。”

    萧画画心里一怔,这句话,说到了她的心里,幸福对任何人来说都好似一件奢侈品,她也

    不知道她的幸

    福在哪里-或许太贪心了。她幽幽地说道:“也许不该要求太高吧-”

    突然觉得他们像是一对老朋友,在讲进着幸福的含义,萧画画淡淡的笑起来,直觉得自己

    像是老了,

    感慨越来越多。

    “我们也算是朋友了吧’”韩烈抬头,看向对面的萧画画,优雅的用餐纸擦着唇角。

    萧画画一懵,点头。刚想到这个话题,没想到他就这么说了。“算吧-”

    虽然她不是很喜欢异性朋友,怛有一个两个异性朋友感觉似乎也不错。

    正在这个时候,萧画画的电话响了,她诧异,是奠伊惠的,上次她打了一次地的电话,

    她记住了这个号

    码。

    “抱歉,我接个电话-”萧画画说道。

    韩烈j做了个请的手势。

    “奠小姐,请问你找我什么事情’”萧画画声音低低的问道。

    “萧画画,我没想到你手段么老辣,竟然让秦宗翰彻底不见我姐姐了.要是我姐姐有个

    三长两短,我

    一定不会放过你-”奠伊惠的声音带着威胁,直刺萧画画的耳朵。

    “奠小姐,我不懂你再说什么’秦宗翰为什么不见你姐姐了’”

    听到这里,韩烈的神情一僵,视线望向萧画画。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秦宗翰的事情我不了解,你说什么’你姐姐不见t!”萧画画的

    声音急促起来。

    “怎么会’”

    韩烈猛地抬头,有些惊愕。

    萧画画挂了电话,疑惑的皱眉。

    “奠伊惠说伊发不见了吗’”韩烈直接开口。

    萧画画点头。“是的,刚说不见了,她正在找-”

    韩烈噌得站起来,掌自应夹天下钱,“对不起,我要自去找她-”

    “啊-”萧画画错愕。“你认识她’”

    “来不及解释了,萧小姐,你自己回去吧-”

    “不,我也去找她-”萧画画也跟着站了起来,两人急匆匆自了餐厅。

    秦宗翰一看到他们自来,立刻警觉。“快跟上-”

    这时秦宗翰的电话也响了起来。“什么’怎么会不见呢’你立刻带人去找-我也去-”

    秦宗翰看着萧画画上了韩烈的车子,车子朝着铬昊公寓的方向开去。

    秦宗翰的车子也朝那边开去。

    萧画画又打了奠伊喜的电话。“奠小姐,你姐姐走了多久了’她怎么会出去’”

    “好的,我知道t '”

    韩烈握着方向盘的手有些紧,骨节分明,“她怎么说’”

    “她说不见了大约有一个小时,大家都在找-或许才刚走自公寓,或者还在小区里-”萧

    画画说道。

    ;韩烈的车子和秦岽翰的车子在铬昊公寓停下时,打开车f1,萧画画看到了房车上走下

    来的素宗翰,两人

    同时错愕。

    他跑了过来,“你怎么也来了’”

    “奠小姐不见t '’萧画画解释。

    韩烈却道:“或许她刚走自这里不久,我先去找-我们找到了电话联系,这是我的号码,

    萧小姐,我们分

    头去找-”

    “好-”萧画画点头,瞅了一眼名片,萧画画把名片放好。

    秦宗翰却一把拉住她。“你跟我一起-”

    “来不及了,先找奠小姐要紧,依惠小姐也在找她,我们分头,先找到人要紧,一会儿

    天黑了就更不好找

    t,我去这边托. '  '’

    萧画画指着小匡外的马路,开始走去。

    “画画-”秦宗翰喊了-声。

    “嗯’”她回头。

    “小心点-”秦宗翰急急的嘱咐。

    “知道t '”萧画画点头,来不及说什么,大家都去找奠伊发了。

    韩烈跑得很陡,萧画画不知道他为什么而着急,但墨她真的很狐疑,韩烈他好像和奠伊

    发关系非同寻常的

    样子。

    她也走的很快,街道上,她不错过每一个路过的人,尤其是看到女人的身影都会小心的

    看一下。

    一直走着,直到走到一处巷子,她突然听到前面巷子里传来一声尖叫,那样刺耳。萧画

    画立刻跑过去,

    “奠小姐,是你吗’”

    没有人’萧画画错愕的看着空无一人的巷子,难道是谁恶作剧,刚一转身,却撞到一个

    壮硕的身子上,她

    立刻下意识的道歉:“对不起。”

    摸了摸被撞痛的鼻子,萧画画含着泪道歉,抬起目光,赫然苍自了脸,“你们是谁’”

    “哥,又一个女人,这个比刚才那个漂亮多了-”一个身材高挑的小痞子,伸自手倏的抓

    住萧画画的胳

    膊,色  的目光扫了-眼她惹火的身材。

    “你们是谁’”萧画画瞬间被吓傻了,怎么会遇到流氓啊。

    “啊  ”又一声尖叫从巷子的更深处传来。

    是奠伊发-

    萧画画的脸色异常的苍自,猛地回头,看到巷子里面有个女人在尖叫。“不要打我,不要

    烧我  ”

    “你们放开她她身体不好-”萧画画着急喊道:“不要吓唬她。”

    “哈-放开’哥哥们要的是女人,刚从局子里自来,正饥不择食,好不容易碰上一个,怎

    么可能放开’”

    背后传来g外一个男人沙哑的声音,同时走过来两个身材高大的男人,光头,一脸的猥琐。

    “快把她拉进去.等再多一个女人,哥几个一人一个,玩她三天过过瘾-”其中一人说道。

    萧画画听到他们的对话,脸色更加的残白。

    “不要烧我  ”莫伊发更是尖叫着,疯了一般的挣扎着,两人都被拉扯着,朝里面拖去。

    看着自己胳膊上的肮脏的手,恐惧在瞬间爆发出来,萧画画尖锐的喊叫起来,“放开我-

    你们这些

    禽兽,放开--’

    萧画画的恐惧涌上来,脸色早已惨白自的没有一点的血色。八,二,四,四,七,一,七,。

    “啪”一声,她的瞪上被人打了一巴掌。一股腥甜涌了上来,整个头都是承的。

    打人的是个年轻的小流氓,他恶j狠狠r的吼道:“妈的,叫什么叫,哥几个等下就让你爽

    死,让你叫不出

    来‘”

    “哈-还是个辣猫,哥哥就喜欢辣的-”猥亵的调侃声让萧画画更加的害日。

    萧画画被他们拖进了一个院子里,然后,莫伊发也被天了进来。

    “奠小姐-”萧画画急喊。

    奠伊发已经失去了理智,整个是蜷缩的,身上的衣服也被撕成一缕一缕。

    “你们把她怎么了’”萧画画来不及顾及自己脸上的疼痛,抱住莫伊发。“你不要怕,秦

    宗翰会来救我

    们的的”

    莫伊发颤抖着,身子紧绷。

    “妈的,快拖进屋子里-”有人抓住了萧画画。

    “啊  ”两个人同时尖叫,声音尖锐。

    挣扎中,一旁抓住萧画画的人被她一脚踢在了胯下,吃痛的闷哼一声,又一巴掌打在萧画

    画的脸上,

    “你这个疯女人,想断老子的后是不是’”

    “啊 ”

    男人的一声吼,吓得奠伊发一声高过一声的尖叫,她的脸上开始出现了疯癫,瑟缩着尖

    叫:“不要烧我

    高个子的男人皱起眉头。“这女人是个疯子-”

    “把她天出去只要这一个-”头头模样的男人说道。

    于是,奠伊发被揪住天了出击。

    院子里只|0下了萧画画,她的脸上已经被打了两个手印,挣扎着她想要跑,可是门口被人

    堵住,外面是

    莫伊发的尖叫声。

    不要荒,一定不要荒啊-

    “你们到底要怎样’”萧画画沉下心,决定冷静的对待,她的手开始背在了身后,寻找着

    机会儿,要把手

    机拿自来。

    几个男子都很意外,没想到先前尖叫的女人此刻竟然开始冷静了起来,不由得冷笑。“小姐,

    我们就想玩

    你,好久没过女人了,自来了就想开荤-”

    “你们可出去找专门做皮肉生意的人,我不是你们该找的人-”

    “那个太脏了,我们就喜欢良家妇女-”

    “你们不怕法律严惩吗’”萧画画有些激动,手已经摸到了手机。

    “强歼又不是死罪-判个几年就出来t '再说我们几个同时玩了你,你敢报警吗’你不怕

    以后没脸见人

    吗’”其中一人嘿嘿笑着,表情威胁而阴j狠。

    肮脏的手带着异样的气味直逼萧画画的瞪,猛地侧头,萧画画原本握着的手机哐;一声掉

    在了地上。

    “妈的,敢玩花招-”不知道谁喊了一声,手机被飞起一脚蹋了自去。

    不知道谁的手欺了过来,一把扯住萧画画的衣领,哧得一声,她的衣服裂开了,露自里面

    的毛衣。

    “啊  救命啊-”巨大的痛苦铺天盖地的蔓延开来,无声的泪水自脸上落了下来。萧画画

    狂乱的扭动

    着身子,毛衣里高耸的丰;自更是址几个色欲熏心的男人亮了眸子。

    她疯狂的挣扎,没了电话,她只能挣扎不让他们的脏手碰激自己。

    这一刻,她觉得自己好笨,怎么会自己跑进来找人’

    天色眼看着就要渐渐暗了下去,她的恐惧越来越大,挣扎喊叫中,不知道谁飞起t-脚蹋在

    了她的吐子

    上,瞬间,她的脸惨白,疼痛一下子袭来,整个人几乎昏死过去。

    “啊  好痛-”萧画画一下子跪在了地上,尖锐的刺痛袭来,一股热流从两腿同流自。

    萧画画痛苦的感觉到小腹处被传来的撕裂的痛楚,苍自的嘴角咬紧,冷汗流了自来,“我的

    宝宝,救救

    我的宝宝  ”

    “啊-老大,好像是个孕妇-”不知道谁喊了一声。

    “妈的,不会这么倒霉吧’”看着地上抱着肚子痛苦的女人,男人们也停止了撕扯。

    “救救我的宝宝  ”呢喃着,萧画画几乎疼到昏死过去。

    “砰”的一声,门被蹋开t '

    所有人都一愣,就看到门口处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站在那里,蓝色的眼睛凝聚着冷漠的气

    息,像极了死神

    一样的眼神。

    “韩烈,拙我-”萧画画只来得及说自一句话,就整个人倒了下去,扑倒在地上,自色的

    裤子上源源不断

    的流出鲜血

    该死的-韩烈脸色一沉,那被鲜血染红的自色西裤激目惊心的落在眼中,太多的血了.韩烈

    心头奠名的划

    过一盐伤痛。

    他和奠伊惠同时找到了这里,门外是奠伊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