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66书网 > 都市言情 > 小小继承人:爹地你敢不认我? > 正文 分节阅读_59

正文 分节阅读_59

作品:小小继承人:爹地你敢不认我? 作者:爱已凉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   “等待!”

    车子下山后直接朝等待是驶去,只是刚好路过医院,萧画画还是忍不住说道:“总裁,先

    去医院拿药吧,或者打点滴,我可以从医院自己坐公车过去!”

    “不用了!”他的声音冷漠。

    “不看医生怎么行?”他都咳嗽了,支气管发炎就不好了。

    他突然发现这个女人很啰嗦,他都解雇她了,她干么要关心他?

    车子路过医院的时候,萧画画立刻道:“总裁,停车!”

    他不停,她继续道:“停车!去医院!”

    他还是不停,她伸出手去拉手刹。

    “该死的!”秦宗翰低吼一声,停车。“你知不知道这样很危险?”

    “谁让你不停车的!”她说的理所当然。

    (

    正文 第128章,无理取闹

    到了医院,一量体温,医生直接开了住院证明……

    “我只是感冒!”秦宗翰瞪着开处方的医生。

    “已经三十九度五了,您没被烧糊涂真是让人佩服。太太,请带您先生去交住院押金,

    办理入院手续,直到退烧后才可以出院!”医生飞快的交代着。

    萧画画听到医生的称呼,立刻想要解释,“他不是我”

    “下一位!”医生打断她的话。“太太快去吧!”

    萧画画的脸腾地通红,下意识的瞅了一眼秦宗翰,他的面色平静,薄唇紧抿,没有一丝

    表情。

    她迅速的低下头,而秦宗翰却斜睨了一眼她红扑扑的小脸突然不吱声了。

    办理了住院手续,萧画画道:“总裁,你打点滴吧,会有护士来帮你看针的,我已经和她

    说了!”

    “你去哪里?”秦宗翰半躺在病g,听到她要走,立刻问道。

    “我去上班!”

    “不许!”他像个孩子般命令道。“你把一个病号丢在医院里,算怎么回事?”

    “可是我今天第一天上班啊!”她总不能第一天上班就请假吧?

    “我给你请假!”他拿了电话便拨了过去,“米勒,我,秦宗翰,你的员工萧画画借我用

    一下!”

    那端不知道说了什么,萧画画怒瞪着他,这个男人什么时候改了霸道的秉xing呢?无奈

    的看着他打电话,不知道米勒大哥会不会生气。

    “我要亲自跟她讨论食材,讨论菜色,讨论细节,对,今天她不上班了!ok?!”说完了

    就挂了电话。

    萧画画皱眉,真的很无语。“我没说要请假!”

    说完,她转身走了出去。

    “你去哪里?”秦宗翰看着她的背影喊道。

    萧画画也不说话,想到他没吃早饭,越是没吃身体越是难恢复,她可不想在这里照看他

    一天,鉴于他载着她下山,还不算太坏的人,她决定帮他去买一份稀饭。

    这样想着,就再也没有顾虑,萧画画径自的走到医院的餐厅,买了一份外卖稀饭。再次

    回到病房,秦宗翰还躺在病g,但是整个人脸色铁青,像是生气的样子。

    在萧画画走进来后,秦宗翰终于抬起了头,淡漠的看了一眼萧画画,冷峻的脸庞上没有

    任何多余的表情,疏远冷酷的如同他们第一次见面时的一般,似乎根本没有任何交集的两个

    人。

    ··

    “生病的人该吃饭!”萧画画把一次xing餐碗放在他身边的桌子上,然后把小勺子放进

    去,端给他。“喝点稀饭吧!”

    他抬起眼眸,目光锁住她的眉眼,却不接。

    萧画画纤细的眉头不自觉的皱了起来,“总裁不吃?”

    “你没走?”低沉的嗓音冷漠的响了起来,他以为她走了!正生闷气呢,没想到她又回

    来了,他的心里升起一股雀跃,连他自己都有些懊恼,看着她,他的脸色慢慢的缓和。

    “喝点吧!”她说。

    “放下吧!”他看了眼一次xing餐具,那种泡沫的味道他一点也不喜欢。

    “你不吃?”萧画画挑眉。

    “味道不好!”他很挑剔的说道:“我对这个过敏!”

    萧画画看了眼一次xing的餐具,明白过来。“要不我再去打一份,让老板给换个瓷碗?”

    “不用麻烦了!”低沉的嗓音因为咳嗽而显得有些暗哑,秦宗翰摇头。“我没胃口!”

    看着碗里的稀饭,萧画画撇开心头微微的失落,固执的开口道:“不吃早饭没有体力的,

    对身体不好,时间久了对肠胃不好!总裁这么大的人了,是不是可以不要这么挑剔,要知道

    有很多人吃不饱饭的!”

    “想不到你这么关心我!”他突然邪肆的说道,眼神撇向她的红唇。略带嘲讽的声音响了

    起来,看向萧画画的视线里多了份冷然。如果她没有那个孩子,他会让她进秦家的门,可是

    现在,如果老爷子知道她有另外的孩子,一定不会同意的

    “呃!”萧画画扁扁嘴,不由的感觉心头刺了一下,不理会他的讥讽,耐着xing子道:

    “即便是陌生人也会关心一下的,更何况总裁曾是我的上司,与情与理都希望你快点好起来!”

    “按照你的说法,是不是日后我找什么样的女人shangg,是不是你要关心一下?

    要不那女人不干净岂不是也生病?”冷嗤着,秦宗翰没有温度的眼神讥讽的看向萧画画,“你

    已经不是我的秘书了,难道还要操心我?”

    “你?”好心给他买饭被无视已经很憋屈了,还听着他冷言冷语的讥讽,萧画画随即转

    身,同样学着他冷冷的丢下话,“爱吃不吃,好不了自己难受。”

    不再多言,萧画画转身向外走了去,无理取闹,这么大的人了,居然闹脾气,挑嘴,还

    说话的语气这么臭!

    砰的一声巨响,萧画画赌气的关上病房的门,在门外的休息椅上坐下来。虽然人出来了,

    可还是忍不住担心,该死的男人,简直像个闹别扭的小孩。

    砰一声!就听到里面传来闷闷的响声,萧画画吓得立刻推开门,就看到秦宗翰一拳砸在

    旁边的桌子上。

    “你的手!”她飞快的上前拉住他的手,检查着他手上的点滴,还好,没有把针头扯下来。

    (

    正文 第129章,不喜欢他

    “你的拳头很硬是不是?”萧画画没想到他会用打点滴手砸桌子……

    “这是我的手!”他赌气说道。

    刚才以为她又走了,他一时有些气恼,他自己也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像个孩子一样和她赌

    气。甩了甩昏沉沉的高热的脑袋,他不说话了。

    萧画画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下,看着他疲惫的脸色,干裂的唇角,叹息了一声。“总裁,生

    病的人发点脾气也很正常!我可以装作没看见,没听到!”

    “你很啰嗦!”他的目光是锋芒利器,足够射伤她。

    萧画画傲然迎上他,“女人都很啰嗦的!”

    接下来,两个人都不说话,秦宗翰打了一半的点滴居然睡着了。一时间单人病房里安静

    下来,萧画画看向躺在床上脸色苍白的秦宗翰,没好气的瞪过眼,为他盖好被子。

    他的五官很是异常俊美,睫毛很长,覆盖在眼皮上,留下一团阴影,很是深邃。鼻子很

    挺,像是垫了很多骨头的一般,所谓刀削就是说的这感觉吧?下巴瘦削,嘴唇baoman,连皮

    肤都很光滑,下巴处是青色的胡渣,充满了男性的魅力。

    秦宗翰这一觉睡得很安稳,一觉到了下午,睁开眼时,已经拔掉了点滴,他都不知道什

    么时候滴完的!

    “醒了?”萧画画站起来,手试了下他的额头的温度。“不烫了!”

    她的小手很温润,抚上他的额头时,他的心跟着一颤,深眸凝视她,“你一直没走?”

    萧画画点头。“是啊!护士说,只要退烧了就可以回去了,我给你要体温计去!”

    说完去护士办公室要了温度计,量完后,已经不烧了,不得不感叹抗生素的药效。“可以

    回去了,再拿点药就好了!”

    秦宗翰掀开被子下床,一个踉跄,险些摔倒。

    “呀!”萧画画立刻扶住他。“小心!”

    “你先躺一会儿,我去给你拿药!”

    “一起!”他微眯起眼眸,命令的口气依旧,即使病得这样了,还是这么霸道。

    “好吧!”萧画画觉得自己上辈子一定是欠了他的,所以才这么被他命令。终于办好了出

    院,又拿了药,可是秦宗翰的身体很虚弱,吃了感冒药似乎很困的样子,不能开车。

    “总裁,我打车送你回你家吧!”

    “不去!”他冷声道。

    “为什么啊?”萧画画不解。

    “老头会担心!”他又道。

    心里一紧,疑惑的看了一眼他,原来他很心细,还知道他爸会担心?“那我送你去哪里

    呀?铭昊府邸吗?”

    “好!”秦宗翰点头,先去那里吧,他还是想睡觉。

    只是上了计程车,到了铭昊府邸,秦宗翰突然说道,“钥匙在车子里!”

    “那是说进不去了?”

    “去你家!”他命令道,再拿钥匙回来的话,他会郁闷死。

    “啊?”

    “少啰嗦,师傅,永巷路!”秦宗翰命令道。

    “可是你凭什么去我”看到他苍白的脸色,她硬是没说完后面的话,好吧,看在他没人

    照顾的份上,她勉为其难的照顾他一次吧,算作上次他帮自己抢回手机的答谢,希望以后不

    再欠他。

    第一次进萧画画的家门,环顾了一下小客厅,秦宗翰直接朝卧室走去,萧画画错愕着,

    “喂,总裁!”

    可是他已经非常精准的进了她的卧室,在看到她的床只有一米二宽时似乎颇为满意,这

    意味着她的床上没有别的男人睡过!卧室的小阳台上摆放着几盆绿色的植物,妖娆的开放着

    各色他叫不出名字的花朵,看了那花那草似乎可以洗涤在商场里打拼的倦怠。

    秦宗翰又环顾了一下四周,悠然的转过身来,“卧室布置的很舒适,你家也很温暖!”

    是真的部署的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