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66书网 > 都市言情 > 极品风流警察 > 最新章节列表 分节阅读41

最新章节列表 分节阅读41

作品:极品风流警察 作者:greatjingmo静墨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此时,温雅倩的心境放慢了下来,无动于衷地。

    温雅倩摆摆手,把手落在膝盖上,拼命地在稳定自己的情绪,那种压逼的眼神令到温雅倩是很冷惧地。对于温雅倩,他始终是抱着一种很冰冷的态度,致使温雅倩很生气。

    不过,就在费德然的心中,温雅倩在他的地位上是非常的重要。只是他没有对温雅倩解释清楚而已,他淡淡地笑笑,用笑容来摆平心中的空虚。

    那份急躁感依旧地落在费德然的心里,很空洞地,直到温雅倩说话了,他才在掩饰自己的愤怒。握住拳头的手落在台面上,动作是那么的犟。

    “那个地方,你最好不要去,好吗?”费德然在应答着,希望温雅倩可以停止自己的想念,她对张风真的是有爱吗?这种感觉是说不清楚的。费德然只有拼命地在摆脱自己的思想,那种怀疑的行为依旧地落在费德然的心中,始终是无法去摆脱地。一阵内疚的思想冲破了费德然体内那道隐约可见的防线,他崩溃了,面对温雅倩,他是很困惑地。

    此刻,费德然的心境是放不开了,当他的身体在摇晃的时候,那种激动的眼眸在闪动了一下。这次让费德然的心境是充满了愤怒和哀愁,对温雅倩,费德然是在逃避。

    费德然依旧地觉得自己的心境是非常的敏感,但愿他的想法不会对谁有怨言。那么,在这种惊恐之中,他将会是怎样选择的?或者是带着一份很不安,很犹疑的心态呢?这些事情使费德然掩饰了心中那难受的情愫。对温雅倩,他是非常的在意,然而,这一切都是在发生的一刻没有任何的破绽。

    居然,费德然在沉思了一下,过程是很神秘地。

    他冷冷地坐在座椅上,放开握住的拳头,这使费德然的心情绷紧了。

    他在留意温雅倩那生气的表情,除了生气,她没有其它的神情。

    ------

    122和那个通缉犯么

    “为什么?给我理由。”温雅倩问道,眼泪直直地眼眶里溢出来,让温雅倩感到很失望。她不知道费德然为何会拒绝她,难道,她连一些自由都没有了吗?还是对方是太过在意这件事?温雅倩在猜疑着,同时地在掩饰心中的慌乱,此外,温雅倩在怀疑费德然究竟在想什么。

    这种不安是她是无法招架的,靠,这是太过离谱了。

    温雅倩冷淡地在阻止自己的眼泪流下来,从而地把紧张从体内去除。

    温雅倩深深地觉得费德然是别有所指地,当一切已成定局,那么,她的想法是太过渺小了。各种谴责就这样在跟随着她,难道,温雅倩是有别的意念?或者。。。。。。

    费德然轻轻地在挑眉,眉宇间冒出了一层热汗,汗水挂在他的额头上。

    一阵奇怪的感觉从眼睛里露出,这使费德然在动怒了,对方在在意张风,把他晾在一边。费德然很失望地盯着温雅倩,从她进来开始,她就不断地提起张风,这让费德然是很心痛的。她居然爱上了一个通缉犯,并且在温父的面前说出自己的事,温雅倩居然是这么说了。天啊,这到底是什么回事啊?费德然在问自己。

    他的视线很重地落在温雅倩那娇柔的面部上,从这一刻开始,她的脸色是如此的硬。这会儿,费德然在讨好温雅倩,并且把自己那失落的意念带出来,让自己去接受温雅倩的转变。而且,这时候的温雅倩看起来是很逼切的,那种苦逼的气色就落在心底里。

    温雅倩皱皱眉,握住杯子的手感很重。

    但愿这只是错觉而已,费德然暗暗地在思考着,心中是带着一阵的不安了。

    他怀疑温雅倩的说法已经脱离实际,费德然只好欣然地去体谅她,温雅倩的表情是很木讷的。这种可怕的感觉就落在她的身边,无从释放。

    爱情是可以让人受到威胁,温雅倩低沉地叫了一声,好让自己的心平静。

    “我只能告诉你,那个地方很危险,你千万不要去——”

    “是吗?”温雅倩冷淡地在道,一阵飘忽的心思就这样在困住温雅倩。

    “我一定要去呢,你会阻止我?”温雅倩很认真地说道,希望自己的想法是一种错觉,然而,这是她无法想到的事实。果然,费德然表现出是非常紧张的样子。

    费德然抓紧咖啡杯,手指落在咖啡杯的边缘上:“对,没错,我就是要阻止你去。”

    “费德然,你太过分了,你。。。。。。”温雅倩被气得说不出话来,各种压力就这样飘然而生了。

    温雅倩冲着费德然说道,一阵冷漠的神色在包裹着她,使她是很伤感地。

    温雅倩冷冷地在回答,只有他才会摆出一款气定神闲的样子。

    温雅倩很心急了,巴不得要离开这里,马上去监狱。

    “我,我过分了吗?雅倩,你为什么对张风这样忘情?难道你对我没有爱了?”费德然问道。

    “我不想解释。”温雅倩继续地在逃避费德然投过来的眼光,终于,她被看穿了。她把视线定格在费德然的脸部上,在发泄自己那特别的情感。

    只是。。。。。。

    温雅倩是无法地想下去,让自己的身体摇晃了一下,视线在盯着费德然。

    温雅倩很无奈,眼神凌乱地落在费德然的眼睛里,那种陌生的感觉是很难受地。终于,她在发泄了,把怀疑的方向定在费德然的身上。此刻,温雅倩的心是很冷漠地——

    温雅倩在看着费德然,那种憔悴感散发在身体上,脸色是很苍冷的。她的脸很冰冷,汗水把整个脸部都覆盖住了——

    ------

    113诱惑的事件

    温雅倩尖利地望着费德然,那种眼神分明就在说:你,你不要过来。

    她推开费德然,来到费德然的面前,她掴了他一巴掌,掌力很重。

    这时候,温雅倩是一副很生气的模样,那目光是非常的尖刻。第一次,她出手打费德然是为了张风,第二次打费德然,是为了自己。这一巴掌宛如是一个僵硬的物体落在费德然的身体上,那重力是很大的。这次,温雅倩还没有放低怒气,这时的她是很担忧的。

    所以,温雅倩决定自己不要再理费德然了,她把心思完全地牵挂张风。看来,温雅倩对张风是很有感情,是猫爱上绑匪了。这种事是温雅倩头一次遇到的,其实,当温雅倩在提起张风那一刻,她的心情是很兴奋地,带着一股落寞的心思。

    面对费德然,温雅倩之后将就地让了一步,对费德然那种讽刺的话语,这使她在摆脱费德然的束缚。竟然,她感到害怕了,一阵冷漠的心情依旧地存在着。

    “费德然,你是在侮辱我,是你在讽刺我,我和你之间没有爱了。”温雅倩愤怒地。

    “即使是张风在,你都不会喜欢我?”费德然觉得自己是很心惊地。

    “是,我坦白说:是。”温雅倩一边地说,一边地把自己激动的心情掩饰起来,她的怒火在身体中蔓延了。顷刻间,那种强烈的意识在压低了,她踌躇了片刻这才说道。

    温雅倩故意地把眼色压低,注意着费德然的举动,这时,温雅倩的心境是失落的。在她面对费德然的时候,那种清高的模样顿时地消失了,当她在面对困境之后,那种神情宛如是看到鬼一样可怕。温雅倩低低地说:“你很在乎这个问题?”

    温雅倩在问费德然,那种冰冷的神色在眼圈里流动着,将自己推向了一个危险的地带里。

    所以,温雅倩就在刺激费德然,那种冰冷的目光是很高涨地。

    “当然。”费德然在冷静地说,稍微地在调整自己的心态,温雅倩那张咄咄逼人的目光让费德然感到很刺激的。一种内疚滋生在下身,体内是蠢蠢蠕动起来。

    那种躁动导致费德然是很伤感地,费德然连忙地低声说,过程是很失落地。面对费德然,温雅倩是很冲动的,果然,就在这个时间,温雅倩回到座椅上坐下来。就这样,两个人在激动地对峙着。对费德然来说,温雅倩的转变实在是太大了,连他都无法适应,何况是温父?

    费德然的心境一下子滑落下来了,对温雅倩,他已经没有办法去知道谁是在说谎。她竟然对自己毫无眷顾,把自己的另一面给暴露了,费德然想起温雅倩以前说的话,这一切都是假的吗?后来,费德然是不得不相信温雅倩,他觉得女人就宛如是善变的动物,令他感到很不安地。一切都是来得太快了,来得很猛烈很汹涌地,像是潮水一样。

    “费德然。”温雅倩动怒地说了一句,希望自己能够摆平这种被人监视的感觉。

    从头到尾,这种感受是她难以平抚地,焦虑和不安在纠缠着她,温雅倩感到很害怕了。

    “好了,我们不要再吵了,过段时间,我会和你说清楚这件事。关于张风的问题,我不想再说了。”费德然在淡定地去面对温雅倩,此刻,他的心境是变得狂躁起来了。那种失落的心态如同是面临大敌一样使费德然不得不伤害温雅倩了,那些奇怪的感觉因而地发生。跟着,费德然就在幻想自己和温雅倩在一起的日子,这一下,各种心思流露起来了。

    一阵紧张的心境让费德然的思维突变了,各种烦躁和失意的感觉立刻地爬上费德然的面部。一阵刺激的心情致使费德然的心境是非常的空虚地,他对温雅倩的态度依旧是很热情。

    不过,对方却在隐约地感受到气氛一下子被凝结起来,心中充满着愤怒的感觉。费德然开始在怀疑自己是否要真正地了解温雅倩,这一下子,太多不愉快的事情就发生了。

    ------

    124超级流氓绑匪

    “你是在逃避吗?还是在愚弄我?费德然。”温雅倩的口吻是如此的激烈,另外,她在怀疑费德然是不是有其它的目的。他和她在一起不是为了钱吗?温雅倩在想起温母所说的一切。

    难道这是真的?温雅倩不得不往这个方向想了,所以,温雅倩的态度是很激涨地。一阵默然的气息从她的身体里冒出,一阵阵的凉意从胸口里涌现了。她真的要去监狱吗?这令到费德然是疑惑不解地,温雅倩冲着他在眨动眉眼。

    一阵奇怪的感受把温雅倩的心境都填满了,因此,温雅倩不断地在排斥张风。

    更加无法接受的事情发生了,费德然从座椅上起身,来到窗台前。他推开窗,他走出了露台。费德然背对着温雅倩,那种神情是很敬畏地,费德然紧张地抓起门把。

    “我没有在愚弄你,雅倩,你误会我的本意了。”费德然谦虚地说道,把体内那股神经移走,他为了温雅倩可以放弃这一切,那么,她呢?她会怎样做?

    所有的东西都不是在费德然的预料之中发生,他在烦躁地思考着。

    “那么,你的本意是什么呢?”温雅倩继续地在问费德然,她故意地摆摆手,来到费德然的身旁,她也站在露台上,望着对面的车流——

    温雅倩的眼眸在闪烁了一下,然而,当这种眼眸朝着费德然在眨动的瞬间,温雅倩的心境就是放不开了。于是,费德然就在说:“对,这就是我的本意。”他在重复这句话语。

    “雅倩,原谅我,是我不应该发脾气让你难受。”费德然在期待地对温雅倩道歉了,一阵委屈的思绪就落在费德然的身体里。莫名奇妙的感觉就是这样地发生了,是完全毫无预兆地。

    费德然很生气地站在露台上,神色在不断地闪烁了几下,将自己的心境压低。

    然后,他就在说了,很委婉地说道,使温雅倩不得不接受。

    一阵委屈的泪水从温雅倩的面颊上流露了,泪水不自觉地落在她的脸部上。夸张地,她移动了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