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66书网 > 都市言情 > 于尘埃处 > 最新章节列表 第04章

最新章节列表 第04章

作品:于尘埃处 作者:明开夜合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这下避无可避,林阅也跟着举起手挥了挥,“陈麓川。”末了,觉得自己这动作说不出的傻,便又立即蜷起手指,收回手。

    陈麓川大步走过来。

    柴薇早惊讶得哑口无言,这会儿伸肘轻轻一撞,压低了声音问她:“你们认识?”

    林阅没说话。

    陈麓川已到近前,笑道:“上次听孙磊说你在烽火,没想到竟然是同一个工作室。”

    林阅一时没想起陈麓川口中的“孙磊”是谁,只扯开嘴角笑了笑,“真巧。”她将柴薇稍稍往前一推,介绍道:“工作室原画师,柴薇;柴薇,这是我大学同学,陈麓川。”

    柴薇立马伸手,与陈麓川握了握手,“欢迎欢迎。”

    这会儿恰好单一峰走了过来,听见了几人对话,笑说:“林阅,既然是你同学,介绍公司的任务就交给你了。”

    林阅低垂目光,也没说好还是不好。

    单一峰接着对陈麓川说:“正好林阅手里有个新项目,缺个主程序,就由你负责吧。正式开始要在年后,你可以趁这段时间先熟悉熟悉工作内容。”

    陈麓川点头。

    柴薇暗暗伸手在林阅腰上轻掐了一把,笑看向陈麓川,“那我回去工作了,有什么问题尽管问林阅。”

    终于只剩下他们两人,像是那晚的风雪蔓延至今,一时遮住了双目,又笼住了呼吸,一切都带着一种晕晕乎乎的虚幻之感。这两周她每一刻都在预想着这一刻,然而真到了这时候,才发现预先准备的全都没用,该紧张的照样紧张。

    她忍不住捋了捋头发,轻声问陈麓川:“电脑领了吗?”

    陈麓川摇头,“还没,我刚来。”

    “那我先带你去领设备。”

    两人一道往电梯口走去,林阅在前,目不斜视。然而身后紧接而来的脚步声,让她变得似乎路都不会走了,每迈出一步都说不出的别扭。

    等了片刻,电梯门打开,两人走进去,这下气氛更显尴尬。林阅知道自己得对这尴尬负一大半的责任,要换做其他人,面对多年未见的老同学老邻居,唯恐话说得不够,以至于漏过了两人别后的精彩人生。

    她当然也好奇陈麓川的留学生活,但两片嘴唇像是被人拿针线上下一缝,死也张不开。她只好死死盯着电梯门,打算用目光凭空剜出一个洞来。

    静了好半晌,陈麓川轻咳了一声,“林叔叔和何阿姨身体还好吗?”

    林阅飞快回答:“挺好的。”末了,觉得自己语气太过生硬,便借着这话题问道,“冯阿姨康复了吗?”

    “已经出院两周了。”

    “哦,那挺好的。”

    这下,又是相对无言。陈麓川有些无奈,他很早就发现林阅似乎对他有成见。当然这成见要追溯起来,恐怕还得从两人小学时候说起。

    冯蓉和何珊素有矛盾,几乎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并且这矛盾还波及到了子女身上——陈麓川和林阅自小被叮嘱不要跟楼上楼下那个野丫头泼皮猴一起玩。

    小孩子惯会看人脸色,跟着大人有样学样。因此,陈麓川自记事起,就几乎没跟林阅说过一句话。而且他小学时候贪玩,成绩总是吊车尾,林阅却一贯年级前十。他每每在期末考砸之后被冯蓉揪着耳朵训斥“你看看林家那野丫头都比你考得好”,三番四次下来,他对这“别人家的孩子”就更无任何好感了。

    然而五年级有次摸底考试,扭转了陈麓川对林阅的印象。

    那次年级打乱了顺序排座次,他恰好坐在林阅后面。家里早下了最后通牒,要这回再考不好,暑假就得准备在补习班里度过。偏那次英语题目出得难,他一拿到试卷就两眼一抹黑,抓耳挠腮,半天也只做出了一半的内容。他一着急,恶向胆边生,眼看着监考老师正埋头看报,丝毫没注意到这边,便将身体伏在桌上,伸出脚尖轻轻踢了踢林阅的桌子,低声说:“林阅,卷子立起来一点。”

    前方那道瘦弱的身影滞了一滞,没有动。

    陈麓川急了,又踢了一下。

    谁知林阅噌一下从座位上弹起来,椅子腿儿在地板上划拉出一道刺耳的声响,整个考场的目光都汇聚而来。

    陈麓川心想,完了完了!

    监考老师抬头,“什么事?”

    林阅涨红了脸,“我……我想去厕所。”

    林阅是全校有名的好学生,监考老师只看了一眼,便点头放行。

    经过这么一番波折,陈麓川吓得收起了心思,埋着头再不敢轻举妄动。十分钟过去,教室门口响起脚步声,陈麓川抬头,却见林阅紧蹙着眉,用一副视死如归的神情,迎着他步履沉重地走来。

    陈麓川吓得不明所以,却见林阅到了座位旁,趁着落座时忽飞速将手一抬,往他桌上扔了个纸团儿。林阅坐下之后,两手搬着椅子往前挪了一大截,离开了他脚尖的辐射范围。

    陈麓川心脏噗通直跳,赶紧将那纸团捏进手心。

    感谢这纸团,陈麓川英语上了七十分,暑假顺利逃过一劫。之后,他琢磨起这事儿,觉得有些不对劲。照理说两家势同水火,两人又阵营分明,林阅跟老师打报告才符合她的立场,犯不着冒着风险帮这么一个对她没有一点好处的忙——后来,他自己想出一个解释,林阅这人聪明着呢,打算放长线钓大鱼,捏着他的把柄,今后就可以对他发号施令。他觉得这个解释有理有据令人信服,甚至想好了一旦林阅以此相威胁,他该如何反将一军。

    当然,直到小学毕业,他搬家去了另外的初中,他预想中的“威胁”也没有发生。之后,两人再次重逢,就是上高中了。高中同校不同班,自然没多少交集。偶尔在楼梯口或是食堂遇见,林阅都好似不认识他一般,飞快别过了目光。他最初还打算跟她打声招呼,数次下来,也就作罢。

    后来,上大学时第一次组织开班会,他在女生堆里再次见到了林阅,心里不由对她生出一丝同情,心道她这么讨厌自己,却还得跟自己同班四年,真是可怜。

    大学时候的林阅,也并未对他这个旧时邻居表现出过多的热情,甚至更多时候,是避之犹恐不及。这种避让并不刻意,若不仔细探究压根觉察不出,但他从高中三年过来,当然能感受到林阅对他淡淡的排斥,似有如无。

    此时此刻,他再次从林阅这分毫不觉热络的语气里,觉察到了这种排斥。

    所幸在尴尬进一步蔓延之时,电梯已停了下来。

    林阅带着陈麓川,去技术部领了显示器、主机、键鼠、排插等全套设备。他们来得不巧,技术部的推车全都借出去了。林阅便趁着清点设备的时候,去楼上借来一个。

    技术部同事已全部清点完毕,林阅自觉帮忙将电脑搬上推车。刚抱起主机,陈麓川伸出双手,“我来。”

    林阅朝他挽起衣袖的手腕上瞟了一眼,又赶紧移开目光。

    重回电梯,林阅佯装研究一道领回来的入职手册,避免了与陈麓川进行交谈。回到工位上,陈麓川开始组装电脑。他动作利落,井井有条,不过片刻全部组装完成。

    陈麓川拍了拍手上的灰,直起身。随着他的动作,一截衬衫从皮带里溜了出来,露出腰部些许精实的线条。

    林阅不知道目光该往哪儿看,恰好口袋里手机嗡嗡震了一下。掏出一看,是柴薇发来的微信:进展不错?

    林阅抬头,便见前方柴薇正起身活动筋骨,见她瞟过去,暧昧地冲她挤了挤眼。

    这边陈麓川已打开了电脑,林阅没回柴薇信息,赶紧将手机揣回兜里,“电脑要改一个登陆密码,六位以上,包括数字、大写字母、特殊符号。”

    陈麓川点头。

    林阅翻开入职手册,引导陈麓川一一完成了邮箱激活、打印机设置、内部通讯工具账号激活、无线网络账号认证等所有的项目,又简单演示了后台系统操作,等结束时,已快到下班时间。

    “大致就这些,其他的可以看这个手册。”林阅将入职手册递给陈麓川,忽又觉得自己是不是干了多余的事。陈麓川本就是学计算机的,技术水准高她几个数量级,这点皮毛一看就懂,哪里轮得到她煞有介事地指导。

    然而陈麓川却点头笑道:“谢谢,耽误你时间了。”

    “没事。”林阅飞快说。

    “你下班了有安排吗?”陈麓川抬腕看了看手表,“我请你吃饭。”

    “呃,我得回家吃。”

    陈麓川笑了笑,“行,那改天吧。”

    林阅静了片刻,“那……那你先看看吧,我先把推车给人事部还回去。”说罢,不待陈麓川反应,飞快推着推车走了。

    进了电梯,她不由在心里将自己狠狠骂了一通,真是没出息到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