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66书网 > 都市言情 > 却绿 > 最新章节列表 42.第3章

最新章节列表 42.第3章

作品:却绿 作者:这碗粥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王辰笑得很迷人。“难道她看的是你?”

    “你他妈别对我笑得这么恶心。”周非凉恨恨地说。

    “不要转移话题, 来来来,告诉小王哥哥,你相中那小姨子了?”

    周非凉压低声音,吼道。“你他妈滚远点!”

    王辰悠然自得,“别害羞呀, 中二病也是要谈恋爱的。周非,这小姨子看上去没她姐姐好对付,你得加把劲啊。”

    “……你真的很聒噪。”

    王辰继续笑。

    周非凉便不再往傅自乐那边看。

    等到酒宴的时候, 傅自喜饿得慌,在后台匆匆吃了几块巧克力。

    “夏倾, 我从来没有这么饿过的。结婚真的好饿呀。”

    “乖,我们就结这一次。”夏倾牵着她的手往餐桌走。“不急, 我们先吃点东西。等会再去敬酒。”

    天大地大,他老婆最大, 一众宾客, 让他们等去吧。

    她一听到这话, 眼睛都亮了。“我们吃饱了再继续结婚吗?”

    他笑得春情荡漾。“吃饱了才有力气洞房, 来, 多吃点。”

    “嗯呢。”她傻乎乎地点头。

    酒宴是自助餐, 傅自乐和周非凉被排到同一桌挨着的位子。

    她和谁都不熟, 她静静地坐着, 等新娘子敬酒, 她好去帮忙挡。

    周非凉去自助餐区扫荡了一轮回来发现她的盘子空空如也, “你怎么不吃东西?”

    “我不饿。”

    他把自己盘中的食物倒进她的碗中, “等会还得敬酒,不饿也要吃点东西垫肚子。”

    王辰见状又在那笑得暧昧。

    周非凉几句脏话把王辰喷了一轮。

    傅自乐略皱眉。

    她以前和周非凉聊天时候,倒没听他怎么蹦过脏字儿。现在看来,他说得顺溜得很。

    她默默地把碗中的食物吃完,刚吃完,他又夹了一堆进来。

    她只好道:“谢谢,我已经饱了。”

    他打量了她一圈,“吃多点,你太瘦了。”

    她沉下声来。“干卿底事?”

    他却笑,贴近她,以只有彼此才能听到的音量说:“胖些好生养。”

    傅自乐脸一冷。

    他笑意不减,“你说咱俩是不是只有晚上才能友好交流?”

    她还是冷着脸。

    他的这话说得过于暧昧了些,虽然事实好像就是如此。

    ----

    傅自乐以前在学校附近的一家24小时营业的便利店打工。

    因为夜班的薪水比白天高得多,她就利用星期二晚上值夜班,然后星期三白天再补一觉。

    夜班本来有两个人,这天,另一个搭档家里突然有事,便急匆匆赶回去了。他临走前说,一会儿就回来。

    傅自乐不甚在意,夜晚的客人少,她一个人也能应付。

    凌晨两点多的时候,进来了几个小混混,他们呼啦啦抬了两箱啤酒,然后重重地放在收银台,见到傅自乐的时候,很是惊艳,于是调戏了几句。

    傅自乐沉下脸,直接拉过那两箱啤酒过机。

    那几个人见到她这反应,就不爽了。

    为首的那个人往旁边的货架一堆,商品倒了一地。

    她冷冷地道。“给我捡起来。”

    那几个人都被她的气势震了一下,但转念一想,一个小姑娘,他们几个大男人,谁怕谁啊。

    小混混们又再推了几个货架,然后为首的邪邪地笑,暗示性地指了指自己的裤裆,“给爷爷我好好舔舔,我就放过你。”

    后面几个放肆地大笑。

    傅自乐在收银台下面的手已经在活动筋骨了。

    不就打架么,她擅长。

    她还没动手,突然就“叮——”一声,自动门开了。

    周非凉就是在这个时候出现的。

    周非凉加完班已经凌晨了,去到地下停车场,准备掏烟,才发现烟都抽完了。

    他烟瘾一上来就烦躁,上了车后发现拐角处的便利店还亮着灯,便停了车。

    进去的时候,就见到这样的情景。

    货架都倒了几排,地上一片狼藉,数个男人在那张牙舞爪,收银台那站着的小姑娘横眉以对。

    周非凉看了下傅自乐,心下了然。估计就是这些人见到她的美色,起了贼心。

    那些小混混见有顾客进来,看了一眼,恐吓道:“滚出去。”

    周非凉挑衅地回之。“敢叫老子滚?你们算老几?”

    这句话彻底惹怒了那群人,他们纷纷亮出了家伙。

    周非凉打量着他们,又是火上浇油。“你们合起来都不是我的对手。”

    一伙人团团围住周非凉。

    周非凉手指随便动动就是“咯咯”的声音。

    他现在是兴奋,他好久没动手了。他迫不及待想知道自己的实力有没有退步。

    周非凉的拳,赫赫有名,而且力道比夏倾的更重,更狠。

    就几下,那些人就倒在地上了。

    他只觉无趣,就这点运动量,连热身都算不上。他跨过地上的人,走到收银台,“给我包烟。”

    傅自乐倒是很冷静,问他要什么牌子。

    他浏览了一圈,没有他平时抽惯的,可这劲儿上来了,也顾不上那么多,就随便挑了个牌子。

    买好烟,他当场掏出一根,吸了一口才道。“这些人我帮你扔出去吧。”

    傅自乐不卑不亢。“谢谢。”

    周非凉把那些人一个个掷到离店不远处的垃圾堆,然后就打算走人,临走望了店里一眼。

    透过玻璃窗,那纤瘦的身影在慢慢地把货架扶起来。

    他不知怎么的,就重新进去帮了她一把,随口问道:“怎么就你一个人看店?”

    傅自乐淡淡地回答。“搭档临时有事。”

    他对于她的态度有点新奇。

    她倒是完全实话实说,也不怕他也是个有不轨企图的。

    刚刚就她对着那几个小混混,也是毫无惧意。

    两人重新把地上的商品放好,周非凉又掏了一根烟。“那些人可能会回来报复,你一个人在这的,我还真不放心。有没有咖啡?给我一杯。”说完他径自走到窗边的座位坐下。

    傅自乐这时脸上才有些情绪的起伏。

    她和他互不相识,他大可不必在这陪她通宵。

    她递给他一罐热咖啡,“我请的。”

    他接过来,抬眼看了她一眼,“我这见义勇为可真廉价。”

    他这话说得很熟稔,仿若两人是相交甚久的友人。

    据说人在夜晚的时候,逻辑思维会下降,容易感情用事。所以很多文人喜欢在夜晚创作,因为那个时刻,感情很澎湃,文思如尿崩。

    傅自乐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这个原因,对于这个男人没有太排斥。她在他旁边坐下,“刚才谢谢你。”

    “不客气,举手之劳。你一个女孩子三更半夜在这守店,你们老板也放心?”

    “平时有搭档的,今天碰巧他有事。”

    “女孩子家,干嘛来做这个钟数的活。”

    “薪水高。”

    傅自乐的直白让周非凉愣了下。他已经很多年不为钱财而烦恼了,但他穷过。

    他顿时理解了,重新打量着她,“你缺钱?”

    “是的。”她望着窗外安静的街道,轻轻地道。“谁不缺钱呢。”

    他似笑非笑。“你这长相,怎么会缺钱?”

    她听出暗示,拉下脸。“我有我的原则。”

    周非凉听了这话,拿出自己的钱包,把全部现金抽出来放在桌面。“女孩子这个时候应该睡美容觉,不然皮肤会差的。”

    他在场子里,见过太多的女大学生,而且现在的高级妓女,不少女白领、女教师都在做。

    原则在金钱的诱惑下早就不值钱了。

    傅自乐看着那叠钱,有点冷然。

    周非凉猛灌了口咖啡,突然说道:“我以前很穷。我老爸欠了一屁股债,追债的人抓了我妹妹,想把她卖到淫媒集团。他们给我妹妹洗脑,说卖个一年半载的就能还清了。我后来把她救了出来,可是我心里很怕。真的,我打架从来没怕过,但那时候我是真的害怕,如果我的妹妹自己要去还债那可怎么办啊。”

    她侧头看他。

    他顿了下,笑了,“你知道我妹妹当时怎么说么。她说‘还债是哥哥的责任。天塌下来都该当哥哥的顶着,如果要我去还债,那你也别当哥了。’”

    傅自乐缓了脸色。“你妹妹很好。”

    他挑眉。“是么?你不觉得她说这话太不负责任了么。”

    “如果她去还债,你会比你自己还债更痛苦。”

    “对,我妹妹很好。”他拨着咖啡的易拉环,继续道。“希望你以后也坚持自己的原则。”

    “我会。”她推掉那叠钱,“无功不受禄。”

    “你也未免太有原则了点。”

    周非凉自己也不懂为什么要对她说这话,只是看着她一个人在守店,就有点止不住话。

    以她的姿色,追逐的狂蜂浪蝶肯定不少。

    女孩子一旦诱惑大了,要固守自己的原则就不容易。

    他欣赏她。

    周非凉工作忙了一整天,其实已经非常疲惫,他只好喝完咖啡就抽烟,抽完烟又喝咖啡,就这么坚持着。

    偶尔有客人来,傅自乐就自己忙,然后看着周非凉的背影,有种莫名的思绪。

    这是第一次,一个陌生人对她这么好。

    另一个店员一直到凌晨五点多才回来。

    周非凉冷冷地对那店员说了几句,然后就准备往外走。

    傅自乐望了眼烟灰缸的烟头,果断地从烟架上取下一盒烟,朝他扔了过去。“接着。”

    他一手接住,又掏出钱包。

    她平静地道。“还是我请你的。”

    他不理,扔下几张大钞在收银台。“我以后没烟了,再用这些钱请我啊。”

    说完他就转身走了。

    傅自乐只有星期二才可以值夜班,平时因为有课,她也不敢在白天睡大觉。

    周非凉第二次在夜晚进那便利店的时候,没有见到她,他还以为她是不再赚这辛苦钱了。谁知几天后路过那便利店,他往里扫了下,又看到了她的身影。

    他泊车后进去直接问:“这阵子那几个人有没有来找茬?”

    傅自乐很惊讶,“你怎么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