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66书网 > 都市言情 > 你非窈窕,我非君子 > 最新章节列表 完结

最新章节列表 完结

作品:你非窈窕,我非君子 作者:白小侃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刚刚好的爱情。

    46

    化妆师正往夏尧的脸上刷腮红,淡粉的颜色很衬她的洁白肌肤。那头姚漫已经只剩口红,同样漂亮的像仙女。姚漫从梳妆镜里看夏尧的背影:“你说姚城怎么那样啊,我们是她妹妹,他是娘家人,居然跑过去帮他们。”

    夏尧睁开眼睛,漂亮的眼影衬得她淡雅端庄:“他们从小关系好,早就处的像亲生兄弟,你就别抱怨了。”

    夏书瑜端了两碗汤圆进来:“来来,先吃点东西垫垫胃,仪式一完就得敬酒,一圈下来都下午了。”姚漫接过碗,瞅了瞅圆滚滚的糯米团子:“大早上的,怎么吃得下这个!”

    夏书瑜责备:“团团圆圆,不就图个好兆头,说什么也得吃几个。”说完倒哽咽起来,“我说什么来着,有些事就不能说。这下好了,你俩倒是真的同一天出嫁,丢下我这个孤老婆子没人管。”

    “妈妈!”姚漫握着她的手,“我们是结婚,又不是一去就不回来了,你瞎想什么。”

    “呸呸呸!净瞎说,什么一去不回来了,你俩还得经常回来看我,每个礼拜轮流回来看我。”

    化妆师羡慕地笑:“您可真好福气,一双女儿出落得如花似玉,又都同时出嫁,真是喜上加喜。”

    夏尧牵过夏书瑜的另一只手,难得俏皮地看着化妆师:“我妈妈还年轻吧?有时候出去,别人都以为我们是姐妹俩呢。”化妆师连连夸赞夏书瑜皮肤好,气色也好。她本想摸摸夏尧的头,可看她的发型实在精致好看,又想摸摸她的脸,却担心花了精致的妆容,最后只得用力捏了捏她的手。倒是夏尧一下扑过来抱着她的腰,这一下夏书瑜的眼泪却是止也止不住了。

    张茜茜进来的时候抱着一张巨大的结婚照,筱言西损她:“你该不是暗恋贺三吧,人今天可是大喜的日子。”张茜茜从她脚上跨过:“去去!”她将照片靠墙放下,“路过那婚纱店,人把你俩的结婚照当宣传片呢,你俩不是没同意搁橱窗展览么。擅自利用可是违法的,我替你俩教育那老板一顿,顺道儿把东西物归原主。”

    张茜茜斜眼看着筱言西:“你倒是也做点儿什么啊?”筱言西坐得端庄,美滋滋地看了张茜茜一眼:“我准备待会儿多要点红包,贺三和小陆都是大款,不宰他个痛快我心里可过意不去。”

    夏书瑜笑得老泪纵横:“陈老二的媳妇儿会在乎这些?”张茜茜说:“阿姨您别理她,她就是被惯得脑子出了毛病,喜欢角色扮演呢。”

    一屋子女人嘻嘻哈哈笑成一团。贺三和陆翊明过来接亲时确实遭遇了一番为难,塞了无数个红包后终于能够进门,却又被要求找新娘的鞋子,找不着就不让带人走。贺煜宸像没头苍蝇似的在屋里转了一大圈,最后双手撑在床上,圈住床上的新娘子问:“在哪儿放着,你告诉我。”

    张茜茜不依:“唉唉,三哥,你以为娶媳妇儿容易啊,今儿这么点事儿都办不成,往后我们还怎么放心把人交给你?”

    姚城帮忙:“你说你俩嫁了就得了,早完事儿早幸福嘛,快说说鞋拔子藏哪儿了?”

    田诗诗跳出来阻拦:“那哪儿成,必须找出来,要找不见就别想娶老婆!”

    姚城笑着看她:“你站在哪一边?居然跟我对着干?”

    田诗诗自豪地一笑:“那是,我现在可是娘家人。”

    屋里闹哄哄的,又笑又嚷嚷。

    贺煜宸盯着美丽的新娘子,偏头冲她脸上就是一个吻。屋里的女人嚷嚷着把他拉开,筱言西也不依:“人还没嫁给你呢,便宜倒让你占尽了。去去去,没找着鞋子,一米之内不许靠近!”

    他心情极好,找就找,于是和陆翊明俩人在屋子里继续翻来翻去。

    到牵着新娘的手走红地毯时,台下的相亲老少已经感动成一片。秦介霖的脸色十分轻松愉悦,挨着他坐的秦依,望着红毯上的一对璧人,心里却掀起无限惆怅,水灵灵的眼睛湿漉漉的,看起来依然娇弱可怜。宋婉绿今天妆扮得十分有名门之后的风范,唇角边始终扬起淡淡的微笑,瞧不出有多么喜悦的表情。

    全场最激动的应该数宋老将军,从昨天晚上开始他就激动得吃不下饭,这时候盯着俩对璧人,更是满面通红,容光焕发得连唇边的小胡子都一翘一翘的。谢东奎和吴翠翠也打扮得十分得体,他俩进入宋家多少年了,看着贺三从襁褓中的娃娃长成叛逆的少年,再从少年到今天娶媳妇,心里颇有一番感慨。

    连胖墩儿也被带进现场,乖乖地坐在红毯旁边,脖子上系了只红色蝴蝶结,嘴里还叼着刚才在夏家,贺三给塞进嘴里的红包。

    凌烟穿着淡紫的小礼服,神秘兮兮地问宋婉绿:“姥姥,你知道舅舅为什么非要娶她?”

    宋婉绿看着执手相看泪眼的两个人,轻轻松松抛出一句:“喜欢呗。”

    “那你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的么?”

    宋婉绿终于偏头,狐疑地看着凌烟。小丫头继续神秘兮兮地从包包里掏出一个样式很旧的钱包:“昨天吴婶婶在双林湾打扫家,从舅舅小时候住的房间里找到了这个。”

    宋婉绿接过钱包,打开一看,透明胶框下压着一张很旧的照片。照片上的人顶多十五六的年纪,扎着清爽的马尾辫,嘴角扬起淡淡的笑容,眼睛却明亮得像夜空里的星星。取出照片再翻个面儿,发黄的白底上赫然写着三个字,我媳妇。这一刻,宋婉绿的嘴角却是漾出情不自禁地微笑,嘴里轻轻淡淡地说了一句:“这孩子!”

    举行完仪式,再给满堂的人敬完酒,等零零散散的事情处理完都已经半夜了。贺三把自己的老婆抱到床上,晚上宴客的时候,她换了身轻巧的中式红旗袍,上好的缎子衬她凹凸有致的身材,美轮美奂简直像画一般。

    “累死我了。”她看着他靠近的面容,环着他的肩膀娇嗔。

    “这就累了?正事儿还没开始,怎么能说累。”他亲她的眉毛,她的眼,滚烫的唇一路滑到旗袍领子口,再用牙齿一颗颗解开扣子。

    辛苦一天的新娘子不足片刻便软成一滩水,在他身下哼哼唧唧地娇滴滴撒着气。分明已经软成丝,他却迟迟不再行动,他老婆睁开媚眼嗔怨地看着他。

    他趴在上面,亲了亲她的鼻子:“叫我!”

    女人无辜又莫名地看了他一会儿,开口道:“三哥。”

    他眉毛一挑,不满意地瞪她:“谁是你三哥?”

    她看着他不满的神色,又迟钝一会儿才温温柔地喊了一声:“老公。”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