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66书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捡个军嫂来当当(全本) > 最新章节列表 完结

最新章节列表 完结

作品:重生之捡个军嫂来当当(全本) 作者:甜茶不甜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子都不给自己妈妈,翻了个白眼,嫌弃的转过头。

    宋浅语知道这孩子固执起来很难改变,就决定换个方法,“爸爸哪?要是果果找不出来,那爸爸就部队!”她也有些为难,毕竟对于这么大点的孩子来说,部队这个概念有些空泛,家里平时也不提,一时要改过来确实有些难。

    “妈妈可真烦!”秦果果小朋友对着姐姐嘟囔了一句,秦糖糖小朋友皱了下小眉头,又点了点头,两个一左一右牵着宋浅语的手,直直的朝书房走去,

    然后就宋浅语惊讶的眼神下,走到了书桌的台式电脑前,抬起小胖手指了指,“那不是爸爸!”两个都是一副“妈妈,好笨”的样子。

    无奈扶额,宋浅语觉得真相了。秦政没有时间回家,平时要是有时间,想看孩子了,两个就打开电脑视频,自从两个小家伙会说话后,宋浅语就会教着他们叫爸爸,可是现想来视频里的那个男存感太低了,两个孩子原来一直把电脑认为是爸爸了。

    宋浅语跟两个孩子后面,绞尽脑汁想着怎么改变孩子的这种既定事实,忽然就听到自家秦果果对着电视很是气愤的说了句:“妈妈快调台,这臭不要脸的脚踏两只船的狐狸精有啥好看的!”,一张小脸涨着。

    宋浅语莫名其妙的看向电视,是最近特别火的一部穿越剧,看了眼儿子的脸,这才想到三个早上出门前郭姐就看,好像女主正和八阿哥谈恋爱,这会女主又和四阿哥一起。

    宋浅语的小心肝啊,颤了颤,走过去关了电视,“准备洗澡睡觉!”下次一定要严格看电视的内容,这孩子,连爸爸是什么都还不清楚呢,倒是对“狐狸精”理解挺到位的,头有些疼,做妈妈不容易,做两个孩子的妈妈更不容易,做丈夫不身边两个孩子的妈妈,真是万言难尽啊!

    不过真的等到两个孩子上了幼儿园,宋浅语才知道,现的小孩早就过了绕着爸妈转的年代了,家的话题都是喜洋洋灰太狼,蓝猫淘气之类的,她也就松了一起,羊就羊吧,她觉得要是真要爸爸自己还是讲不清楚,所以就母子三的忽视下,秦政家里的存感越发的薄弱了起来。

    番外二

    轻晃轻晃,时间似乎模糊了刹那的惆怅,如烟般焚散掉的香灰滴落墓碑前,苗乙跪着的膝盖已经有些麻木了。

    几番风花雪月,再次回来,当她可以面对墓碑上那张黑白照片里的笑颜时,心里怅然若失。她终于没有开口说出“对不起”,因为感情里始终没有谁对不起谁,只有输和赢。施恩雅的遭遇让同情,甚至这几年自己始终不能原谅自己,可是现想通了才知道,死不过是最无能的手段。

    起身,离开。

    有没有那么一刻,想过曾经自以为爱入骨髓,甚至是不择手段为了那份爱的恋,终有一日站面前时,会如何?

    会开口说什么,“好”“好久不见”或是擦肩而过。

    不过时间并没有留给苗乙思考的空间,因为,就这个高原城市的广场前,她就这么直直的和赵冉松面对面了。

    他黑了,更结实了,一身军绿色的军装穿身上,嘴角抿着,一双眼睛里幽深看不到底。

    她蠕动了下嘴唇,干涩涩的,什么都说不出来。

    “回来了?”没想到赵冉松先开了口,表情淡然,就像只是见到一个好久不见的朋友。

    苗乙眼睛不由的开始泛红,往前挪动了两步,却又停了下来,“嗯”她想说好不好,她知道自己离开的时间确实有些长,故意不去打听任何事情,直到前段时间,总算是迈过了心里的那些阴影,她便马上回国,看完了施恩雅就来了这座城市,徘徊着,想要去找赵冉松,现就自己眼前,她藏了一肚子的话一下子不知道怎么开口。

    “黑猴子,看买了棉花糖,粉色的,很好吃的样子哦!”忽然,从旁边插过来一道身影,很轻快,悦耳,是那么的熟悉。

    苗乙忍不住就看了过去,不是,不是她,她不由的开始笑自己,施恩雅已经死了,死又怎么会复活呢。再细看,却发现现挽着赵冉松胳膊,站自己面前的女孩子和施恩雅是那么的相似,不是相貌,而是感觉。

    丰满娇小的身材,笑呵呵的样子,歪着头瞅着赵冉松的眼神,苗乙往后退了退,心里渐渐凉了下来,嘴角苦涩的勾起,原来,竟然不过如此。

    “黑猴子,哇,大美女也!”那女孩子看到苗乙圆鼓鼓的眼睛亮了起来,嘟着嘴,手晃着赵冉松的胳膊。脚下想要往前凑,不过被赵冉松拦了下来。

    赵冉松怜爱的摸了摸她的头,“不是想吃棉花糖吗,快吃吧!”没有要介绍的意思。

    “这是的朋友啊?”樱唇咬了一口棉花糖,有些急切的问道。

    赵冉松点点头,“只是认识的!”完了才将视线看向苗乙,“们先走了!”拉着女孩的手,从苗乙身边走过。

    苗乙没有回头,只是听着身后传来的对话。

    “黑猴子,那是美女哦,而且全身都是名牌,肯定是富家小姐!”声音里含着一丝失落。

    “嗯,快吃东西吧!”

    “她是不是喜欢?”女孩不甘心的又问道。

    “傻瓜,怎么可能,有就够了!”宠溺的声音安抚着。

    “这还差不多,棉花糖很甜哦,给吃一口!”很愉悦的感觉。

    紧紧的闭上了眼睛,苗乙仰起头,炽烈的阳光晒脸上,“只是认识的!”“只是认识的!”这句话一遍一遍的脑海里浮现,“哈哈哈”忍不住,苗乙开始笑了起来,眼泪哗哗的从眼睛里流了下来,是啊,不过是认识的,她又期待什么呢。

    物是非,即使没有施恩雅还有别,想起那句话,一个男的妻子总会和初恋情有很多相似的地方,那么自己到底算是什么?施恩雅去了,还有影子留赵冉松的心里,可是自己了,只不过是一道清风般拂过,毫无踪迹。

    这一刻,苗乙觉得自己心里竟然解脱般的轻松了起来,她真的爱赵冉松吗?也许,连她自己都不清楚。

    那一年,苗乙记得自己母亲的泪水中来到了b市,开始了大学生活,她不愿踏出让自己安全的家里,来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她害怕再受伤害。

    因为离开学校太久,也因为脸上老化严重的斑点,她拒绝和每一个亲近,可是她又极度渴望有那么一个,不会嫌弃自己的残缺,用真诚的心来对待自己。夜深静时,她会讥嘲自己,为了所谓的爱情付出了多少,到头来不过是欺骗一场。

    施恩雅的出现就是她阴暗心里的一道阳光,那个有些微胖的女孩子一直笑着,也不计较自己的冷嘲热讽,第一个用笑脸面对自己,第一个用双手拥抱自己。她觉得自己死冷掉的心就这么慢慢的开始活了起来。这个女孩子和自己以前是多么的想象,同样热情,同样美好。

    和赵冉松的第一次见面,她没有存任何心思,只是当做家里的一个任务完成,可是她知道这个男孩子正陷入一种家庭和恋为难的样子时,就想着安慰他,那时候她是想着帮助两的。

    可是施恩雅却因为这件事流产了,唯一可笑的是赵冉松忽然告诉自己要好好的对她,希望两个不要见面了。那一刻她竟然无比的气愤,她觉得施恩雅根本配不上赵冉松,撒娇,蛮横,一点忙都不帮不上,还老是添乱。那是一条生命,不是用来挽回感情的手段。

    也就是那次谈话完,她开始更加关注赵冉松,果然好景不长,施恩雅故态萌发,赵冉松的为难,痛苦,只有自己可以理解。

    她开始陪着赵冉松喝酒,聊天,一次有一次的交谈中,她开始心疼这个男,她觉得施恩雅不能让这份感情幸福下去,她开始理所当然。

    后来赵母找上自己,并劝说自己才是赵家认定的儿媳妇,那一瞬间,她动摇了。她当时觉得即使施恩雅看到了,最多是闹闹肯定会和赵冉松分手的,可是没想到那个总是笑颜如花般的女子竟然那般决裂,连给自己解释的机会都没有留下。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可是现,始终谁都没有得到。心如白雪,耗尽了所有。

    那一年,赵冉松被那一脸的笑颜所打动,他知道两的家世,还有施恩雅的单纯,会使这份恋情充满坎坷,可是他依然抵抗不了心里的那份悸动,终于忘记了好友的提醒,一头砸了进去。

    初期,那份甜丝丝的幸福感,让他很开心,可是随着毕业越来越临近,施恩雅开始不再满足于这般简单的恋情,她想要见自己的家,可是赵冉松很清楚,不可以,这份恋情一旦曝光,那么最大的可能就是被阻止,还有可能让施恩雅受伤害。

    他计划的很好,自己先工作,等稳定了,有了自己的势力,才可以和家里去谈判,那时候他会郑重的将施恩雅介绍给家。

    只是他没有想到的是,一次次的拒绝让那个充满笑容的女孩子变得歇斯底里。孩子流掉,他很伤心。他知道自己掉进了家里的陷阱,他开始拒绝再见苗乙。

    只是似乎那个孩子并没有施恩雅的心里留下任何伤痕,没过多久,她又开始疑神疑鬼,甚至是想法设法接近自己家里的,而家里那边,母亲的唉声叹气,父亲的横眉冷对,让他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做错了?他需要有个听自己说,缓解心里的苦闷,这时苗乙却出现了。

    每次和苗乙见过面后,赵冉松都很愧疚,却隐隐的带着一些说不清楚的的兴奋。

    那天,酒醒后,躺床上□的身体,床单上的血渍,陈述着一个不可辨驳的事实,他忽然发现自己竟然送了一口气,他决定拉着苗乙的手去告诉施恩雅分手吧,可是没想到见到的却是冷冰冰的尸体。

    那一刻,他懊悔万分,他心里缺了好大一块,很疼,可是就连灵前上柱香的机会施家的都不给自己。

    后来,他不顾家里的阻拦,来了这座离天最近的城市,只是想离她近一点,再近一点。

    他没有去打听苗乙的下落,施恩雅的离开,注定这份恋情根本不能继续。曾经很长一段时间后他才明白,只是因为那个时间点他需要一个理由,去摆脱压身上的重负,而那个时间点,刚好苗乙出现了。

    直到现,他又有了新的女朋友,一个同样单纯,笑颜如花的女子,这一刻,他可以保护这份笑容,不再惧怕家里。有时候他会想如果当年施恩雅不逼迫,如果当年母亲没有干涉,是不是现走自己身边的会是她?可是没有如果。

    那一年,施恩雅又是如何呢?于云霭间,那个简单而又不知世事的女子,会后悔那冲动的一刻吗?没有知道,一回首间,才忽然发现,原来,以前的种种努力,只是勾织了一条不归路罢了。爱情中失去自,终究是一件很可悲的事情。

    这一季,只愿,花未谢,雨未消,未离去,如此,便可安好。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