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66书网 > 都市言情 > 【耽美】代号零零零零 > 最新章节列表 分节阅读83

最新章节列表 分节阅读83

作品:【耽美】代号零零零零 作者:静舟小妖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的。

    陈医生有扶额的冲动,看了眼眼前抱在一起的两个人,愣住,之前看不清楚,怎么都到这份上了,张章的情绪还没失控?

    张章撑着雷刚的肩膀站了起来,看向陈医生,“我要离开这里。”然后亮晶晶的眼锁在雷刚的脸上,笑得眉眼皆弯,“我们先回家好不好?”恰和举止的笑,像是摆放在橱柜里的洋娃娃,让人看得喜爱不已,心疼不已,却失了真。

    雷刚笑着点头,眼眶通红。

    陈医生的眼角抽了一下,向程兵请示,程兵点头,“你们先回去吧,有事给你们电话。”

    张章拉着雷刚一路快走,虎口卡在雷刚的手腕上,生生作痛,雷刚微微蹙眉,脚腕持续传来锥心的疼痛,是韧带断了?还是骨折?

    勉强走了两步,雷刚停住了脚,张章被拽得停了下来,蒙了层雾般的眼底带着几分慌乱和小心翼翼。

    雷刚呼吸顿停,所有的话都憋了回去。

    张章的嘴唇抖了抖,轻轻的问,“怎么了?”

    雷刚摇头。

    张章的嘴角提起,灿然一笑,“我想你了。”

    雷刚的眸光霎时间柔和了下来,拧成了绕指柔,微微的笑着。

    被张章一路拉着走,雷刚一只脚轻轻的踩着地面,脑袋里分析了一下疼痛的部位。

    应该不是韧带断裂,疼痛的部位不一样。

    骨折?还是骨裂?

    都有可能吧,穿的是普通的皮鞋,比起军靴少了不少的防护能力。

    从这里下楼上车也就不到百步的距离,等到了车上冷静下来再说。

    走到电梯门口的时候,程兵追了过来,把张章的墨镜和帽子递到了雷刚手里,雷刚想要帮张章带上,张章却不松手,只是用右手从雷刚的手里把帽子拿了过来。

    “你的手?”雷刚留意到张章的右手无名指竟然是齐全的。

    张章笑开牙齿,竖起五指,然后弯曲,只有无名指直直的立着。

    “叮!”电梯门打开。

    张章走进去等着雷刚进来的时候,终于发现雷刚的脚出现了问题,他紧张的蹲□子,手指在脚腕上摸索,“怎么了?受伤了?疼吗?”

    雷刚看着蹲在身下的人,不断晃动的后脑勺,眼眶倏得一热,几乎哽咽的开口,“骨裂,或者骨折,不疼。”

    张章仰头看他,扶着双腿,慢慢的站起了身,打量着雷刚的脸,目光专注而认真。

    眼角眉梢的伤疤已经没了,留下的只有略微深色的一块肌肤,是第一次见到的那个男人,这张脸就像是为自己的眼生的一样,每个棱角弧度都那么的贴合心意,战栗酥麻的感觉直接从身体内部激生,快速传递到神经的末梢……

    痴迷的看着,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真正的抓到这个人,明明真实存在,却又像这样的人仅仅存在在幻想里,眼前的其实不过是一团扭曲的空气,抓不到、听不到、碰不到、最终可能连看也看不到……

    小心翼翼的抬起手,无法掌控自己的身体,指尖颤抖,抚上了脸颊,轻轻扣着下巴,真实的触感……

    失神喃喃,“雷刚……”

    “嗯……”雷刚轻轻应着,更加的小心翼翼,这样的张章,这样的表情,脆弱的让他不知道该怎么办。

    交缠的视线分开,目光缓缓下移,落在了嘴唇上,张章的眼浅眯了起来,黝黑深邃看不清黑白的边际,浓密的睫毛瑟瑟抖着,遮挡了所有的情绪。

    然后,缓缓靠近,倾轧而来,嘴唇贴碰在了一起。

    雷刚的抖了一下。

    没有单纯的亲吻过度,在确认眼前的嘴唇是可以触碰到的下一秒,张章几乎是狂暴搂住了雷刚的脖子,咬上了他的嘴唇,狠狠的,仿佛吞吃入腹般的撕咬。

    雷刚被压在了电梯的墙壁上,没有迟疑的搂住了张章的腰,回应着这个如狂风撕裂般的热情。

    好想,真的好想这个人,原来自己的感情也能够浓烈到这个地步。

    分离的日子,那些挂念,那些思念,所有的后悔和懊恼蜂拥而来,揉捻成满满的情感,在身体里横冲直闯,疼痛难忍。

    原来,宣泄的出口在这里,就在自己的面前。

    张章的唇,张章的舌,张章的呼吸,张章的体温,自己渴求的,这个男人,张章。

    电梯的门打开,又关上。

    搂抱亲吻的两个男人让人无法进入这个区域。

    疼痛而激烈的吻最终变得柔情似水,吞吐的舌尖描绘着对方的口腔,完整的绘制出自己的领地,喃哝的声音从对方的口腔里溢出,夹着津液的吞咽声……

    刚……

    刚……

    雷刚……

    日思夜想的声音,酥了他的骨头,化成了一滩水,再也无法汇聚成型。

    电梯再次打开,门口站着的女人吓了一跳,瞪圆的眼看着电梯里交缠的两个男人,直到门再次关上。

    雷刚被惊醒,抬手看了眼电梯的楼层,已经到三楼了。

    扶着张章的脸,喘息着,缓缓抽离,看着对方,眼前的人,绯红的眼底是满满的情欲,失神而迷醉,红肿的嘴唇上染着殷红的血液,是谁的?我咬的吗?

    雷刚眨了下眼,有些难以置信,这才发现自己的上衣下摆不知何时已经掀了起来,张章的手心在自己的后背上游移着,战栗的感觉。

    张章勾着嘴角笑,低下头枕上了雷刚的肩膀,真的是雷刚,不是做梦,这个男人真的是他。

    原来……这是真的……

    张开嘴,狠狠的咬住雷刚的脖子,牙齿刺进肉里,见了血。

    雷刚身体猛的绷紧,挣不挣扎的想法还没出现选择,身体就被压紧了几分,清晰的感觉到对方的悸动,坚硬的抵着他。

    张章松开牙齿,抬头看他,血红的眼底刷上了一层水雾,带着觉悟般的狠绝开口,“最后一次选择,爱我、上床,或者留在这里,我能够……”

    “叮!”电梯门打开。

    “我爱你。”低沉沙哑的声音从对方的唇中溢出。

    所有的声音突然远去,张章的眼缓缓的睁大,质疑,所以无法置信。

    雷刚舔了舔嘴唇,赧然的笑了起来,上弯的嘴角,露出点点白亮的牙齿,然后抓住张章的手腕,看向门口站着的一堆人,低着头走了出去。

    张章被一路拉着踉跄的走,漂浮的视线扫来扫去,甚至不敢看向前面的身影。

    幸福来的太快,太多。

    像是幸运之神终于发现了自己,不管他接不接受得了,一股脑的送出来。

    迟疑的拽了拽手腕。

    雷刚转头看他,耳朵和脸颊上都是红晕,目光闪烁。

    “再说一次?”张章眨了眨眼,请求道。

    雷刚抿紧了嘴角。

    “刚刚没听清,你刚刚说什么了?”

    雷刚四周看了一眼,干脆转过了头继续走。

    张章拉住了他,“你的脚。”

    雷刚松了一口气。

    “我也爱你。”

    虽然的表白,雷刚失笑低头,早就知道了,从很久很久以前就知道……

    张章开的车过来,先是载着雷刚去了趟医院,右脚大拇指骨折,有一条裂口,石膏是必须打,还好不严重。

    张章似乎也适应了过来,没在公共场合再粘着他,只是跑上跑下的忙乎,等石膏打好已经是三个小时后。

    “中午在家吃?”张章扶着雷刚一路往停车场走,喜悦的问了一句,雷刚受伤他不是不心疼,呃,只是想得更远了一点……

    雷刚一瘸一拐的点头,心里说不上什么滋味,这种情绪失控确实是他成年后第一次经历,脑袋里一片空白,等回过味来,已经受伤了,这要是回到队里……可怎么解释?

    张章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叫了两份快餐送到了家里。

    雷刚望着他打完电话,然后低下了头。

    “失望啊?”张章笑开牙齿,“我怕吃坏你肚子。”

    雷刚抬头,笑了笑,“没事。”

    “明天,明天早上我买菜去,保证贤妻良母。”

    雷刚听这话愣了一下。

    明天……他是不是就要走?他不知道。

    而且他真的能和这个人永远在一起吗?妻子,家庭,能够存在在他们的关系之中吗?

    脑袋里突然闪过林峰和吉珠嘎玛,或许……未必不能吧。

    那种感情,深刻的,突破了性别和道德底线,反而更加的纯粹干净。

    或许,真的只有经历过,才能够明白,才能够理解。

    汽车一路开进小区,左弯右拐。

    熟悉的道路,那里是张章的家。

    他们,现在就要回去那里。

    车稳稳停在门口,张章下车先扶着雷刚到了门口,感慨幸好是一楼,然后把钥匙递给他,转身去停车。

    雷刚有些紧张的打开的门,慢慢的走进去,开放式的房间,干净而整齐。

    松了一口气,莫名的又有些失望,相悖的情绪揉捻在一起,换来一声暗自唾弃,你期待看到什么?一个颓废潦倒的景象,以证明张章没了你真的不行吗?

    这样……不是很好吗?

    至少自己不在的时候,张章并没有被彻底打倒。

    只是……那些心理诊断?

    眉心微蹙,说不出的古怪意味涌了出来。

    “怎么?陌生了?”张章说着话,关了门,“先坐着,我给你找衣服。”

    “找什么衣服?”雷刚扶着沙发坐下,抬头看了过去。

    “家里穿的衣服啊,呃,虽然你脱光了我也不嫌弃,但是……”张章勾着嘴角笑,“你应该不乐意吧?”

    雷刚点头也不是,摇头也不是,只能看着张章径直抽出了衣柜。

    衣服还没找出来,就传来了门铃声,张章连连叫着别动,飞快的跑到了门边,从猫眼里看人,看了大约五六秒才把门打开。

    外卖叫的披萨,张章在国外呆的时间长,已经适应了那些口味儿,反而是米饭吃的少。

    张章把披萨盒用一只手拿着,然后带着手表的手腕在上面晃了三下,才送到了雷刚面前。

    雷刚看的心惊胆战,突然想起了程兵说的话,张章和章四少,小心翼翼,留意生活上的每个小细节,所有的东西一定要归到原位……

    眼前的这个人是谁?

    雷刚一把抓住张章的手腕,瞪着他的脸。

    张章疑惑的看他,然后眉眼又弯了下来,“怎么了?”说着,弯腰在雷刚的额头上亲了一下。

    雷刚迟疑的摇头,缓缓的松开了手,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多心了,原先和张章出任务的时候,张章也会特别留意周围的环境,虽然……回到北京的张章似乎相比较要放松一些,但是职业病总是没那么容易说丢就丢。

    “张章。”

    “嗯?”

    雷刚看着走出两步又停下脚的男人,艰涩的开口,“先吃饭吧。”

    “等等,洗手。”张章说着走到厨房里洗了手,雷刚扭头看着他的动作,见到绕出洗手池的张章手里捏着打湿的毛巾,快步走到身边,坐下,拿过他的手作势要擦。

    雷刚急忙把手收了回来,只是下意识的行为,这种被人照顾着的感觉太过陌生,反应得倒是很快,只是毕竟动作已经做了出来,只能讪讪的拿过毛巾,留意着张章的表情,慢慢擦着手。

    张章低着头,气压有些低,扯过外卖的盒子打开,披萨的香气瞬间充满了整个房间。

    “呐,我先吃了啊。”张章扭过头,笑眯眯的看他,“太饿了,没吃早饭。”

    雷刚点头,暗自松了一口气。

    吃着披萨的时候,雷刚总觉得自己的情绪不太对,是因为爱情的原因吗?才会变得小心翼翼患得患失?还是因为张章?

    张章很正常,没有悲伤和痛苦,像是自己的到来驱散了所有黑色的迷雾,笑得阳光灿烂,但是……

    更敏锐的直觉告诉自己不太对,却又找不到问题,难道真的所有情绪被完全掩埋了吗?

    雷刚真的希望是自己想多了。

    毕竟眼前的张章就是真正的张章,做着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