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66书网 > 都市言情 > 首长,求包养 > 最新章节列表 完结

最新章节列表 完结

作品:首长,求包养 作者:泼茶香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了起来。顾泽宇享受地靠在沙发上,过了几分钟,将蹲在地上的韩菱纱一下子拎起来,抱坐在沙发上,一只手侵袭上她的胸,握住那团绵软,难耐地揉捏起来。另一只手,揽住她的肩,唇压上了她的,舌钻进她的口中,拖住那小小的丁香,满意地咂弄起来。

    又过了差不多十多分钟,顾泽宇才一声闷哼,身体一抖一抖的,释放了出来。韩菱纱靠在他怀里,上半身几乎全裸,喘着气,任由他找来纸巾替她清理干净。

    顾泽宇又缠着她厮磨了好几次,才放她回了家。

    顾泽宇的车队开来时,韩菱纱正坐在床上任由宁檬帮忙整理着婚纱。小丫头今天很是兴奋,一个劲儿地朝着窗子外张望,那样子,倒像是她要嫁出去一样。

    当宁檬的声音兴奋地传来时,韩菱纱开始紧张起来,手心里全是汗。今天的伴娘有三个,林笑,宁檬,还有一个就是那天在c市的饭局上认识的白雨桐。此时新郎带着三个伴郎一路畅通无阻地上了楼,却在房间门口被三个伴娘拦下了。

    三个女孩子都是青春正好的年纪,闹得很开,尤其以宁檬为最。仗着年纪最小,她直接打头阵,跟母鸡护仔似的,张开双臂,后背贴在门上,说什么都不准顾泽宇靠近门。

    “宁檬,我马上就是你表姐夫了,你不至于和我扭着干吧?”顾泽宇笑得一脸无害。

    “当然……”宁檬的笑立马垮了下来,“会——快,快,快,红包红包!”

    顾泽宇到了团长这个级别也不是吹出来的,这点小场面哪难得住他。当即就十分豪爽地拿出了几个大红包,正要递到宁檬手里时,就被里间韩菱纱的声音阻止了。

    “宁小九,你个死丫头,那天你求我们让你当伴娘的时候,你怎么说的?坚决维护我和顾泽宇的利益,你就是这么维护的?”

    “我的表姐喏,我这是给你长威风呢,放任你这么轻松地就嫁给了他,他才不会懂得珍惜……”

    “不会!”顾泽宇果断地接下了话,“我这辈子最珍惜的唯一就是她……”

    韩菱纱在房间里,隔着一扇门,听着他饱含深情的这句话,湿了眼眶。想起这么多年来的纠缠,她又觉得之前流的泪,受的伤都是值得的。顾泽宇,即将成为自己丈夫的人,将会牵着自己的手走完后半辈子所有的路。她一想到这,就觉得无比的安心,所有的重担有他扛,所有的荆棘有他伐,他给她的不仅仅是一个完整的家,还有一份最持久的呵护。

    房间里的另外两个伴娘都笑开了来,看着韩菱纱眼里隐隐的水光,两人连忙安慰着:“哭什么呀,有个这么好的老公,还哭?纱纱啊,不得不说,你的要求还真高!”

    韩菱纱洗吸了吸鼻子,笑骂道:“你们就知道埋汰我,快帮我补一下妆,都快花了……”

    宁檬坚决不让开,顾泽宇将手中的红包一股脑儿地塞给了她,一把推开正数着钱的小丫头,拧了拧门把,居然从里面反锁了。

    “纱纱……你们这搞什么呢?”顾泽宇赶紧敲门。

    “顾团长,宁檬那关过了,我们这还没过哦……”白雨桐的声音传来,“咳咳……夫妻相性一百问时间到……你选择回答呢还是回答呢还是回答呢?”

    顾泽宇无奈地揉揉了额角,求助般地看向了身后的三个伴郎,均是他在部队的战友。三个当兵的大老爷们儿哪里见过小姑娘的这种阵势啊,于是很有默契地选择了将视线投向其他地方,其实……他们也很好奇顾泽宇的回答……

    顾泽宇狠狠地瞪了一眼身后明显赶来凑热闹的一群人。再转过身,嘴角抽了几下,才痛苦地吐出一个“好”字。

    他话音一落,房间里就传出了一阵欢呼声,顾泽宇基本可以确定了,今天这帮人是以让他出丑为目的的。只是为了抱得美人归,这也算是值了吧。

    “咳咳……第一题,你们两个是谁先追的谁?”

    这个问题还真是不好回答,当初两人不知不觉中就默认了那层关系,好像一切都是水到渠成。

    “我追的他。”韩菱纱在房间里出声道。

    顾泽宇听着身后一群发小的起哄声,皱眉说:“胡闹,明明是我先追的你,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可是追了你十八年了,都赶上几个抗日战争了。”

    他的回答显然让几个女孩子很满意,一阵轻笑过后,又开始了第二个问题:“你们第一次接吻是谁先主动的?”

    “我。”

    “我。”

    一男一女两个声音同时响起,周围又是一阵哄笑,林笑的咬牙切齿的声音飘进了顾泽宇耳朵里:“韩美女,韩新娘,你能不能矜持一点?!”

    身后有人急匆匆地吼道:“伴娘给力一点啊,快问问第一次滚床上,是谁诱拐的?什么时间?什么地点?当事人双方有什么感觉?”

    宁檬一听这个问题,两眼就放光,钱也不数了,蹦跶到顾泽宇面前,一眨不眨地看着他,嘴里也不停地催促着:“快!什么感觉?什么感觉?”

    顾泽宇对这个小姨子真的很头疼,哪有小姑娘这么光明正大地表现出对这事的兴趣的?

    “我拐的她,就是她们学校举行送教官晚会的那天晚上……地点嘛,就在我公寓……”

    “我说呢,那晚怎么没回寝室,留我这个小表妹一个人在寝室里吹冷风,各种凌乱,各种空虚寂寞冷啊!太狠心了!”

    顾泽宇看宁檬一脸气愤的样子憋着笑,认真地说:“这事儿怪我没把持住,不要怪你表姐……要知道那晚,她跳的那舞对我的诱惑力太强大了……”

    “什么感觉?”房间里的白雨桐焦急地问。

    “其乐无穷……”顾泽宇文绉绉地说出这个词,而后清咳了一声,又补充道:“深入骨髓的欢愉……”

    “哇!姐夫,你好强!”宁檬两眼冒红心,很是崇拜地看着顾泽宇,又转头催促自家表姐,“快,表姐,说说呗,你什么感觉?”

    “没感觉!“韩菱纱早就羞红了脸,哪里还敢回答。

    “你别想敷衍啊!有没有那种脑子一片空白,或者什么身体深处酥痒难耐之类的啊?”宁檬在外提醒着。

    “宁檬!”韩菱纱惊叫出声,“你想什么啊?!你信不信我告诉姑父,把你的那些书全部撕掉!”

    “哼,就知道威胁我!”宁檬小嘴一撅,退到一边又开始数钱。

    “嫂子,你要不说,我们就扒了顾少的衣服,牵上街溜达去了啊!”有人作势走上去拉扯顾泽宇,其他几人收到了眼色,立马上前帮忙,一时间,一群人闹得不可开交。

    “好了,好了……”韩菱纱怕顾泽宇真被扒光了,赶紧服软,“真没什么感觉,就是疼……”

    估摸着时间快到了,大家才放了两人,开了门。顾泽宇在看到韩菱纱穿着白婚纱,手里握着一束小捧花的样子,眼眶有些发热,一种“终于”的感觉迎上心头,走过去,隔着面纱在她唇边轻轻地吻了一下,在一声惊呼中,懒腰抱起了她,缓缓地下了楼……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