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66书网 > 穿越小说 > (东京食尸鬼同人)[东京食尸鬼]酒子的日常手札 > 正文 分节阅读_36
    为什么每一次都只有酒子在哭呢?大家,不哭吗?明明很伤心的事呢,心口在痛呢,有没有听到它在哭呢?他一愣,苍白的脸上没有丝毫的血色,手指颤抖着捂住了眼睛,蜷缩在角落,“——清、请不要抛弃我——我——我会很乖的——请你不要抛弃我好吗?我真的会很乖很乖的……很乖的……”眼泪无助地从手指间的缝隙滴出来,房间里,只剩下他无助的喃喃自语,“……我会很乖的,这样子,是不是不会再被扔掉?”

    乖乖地呆着就可以了吧。

    乖乖地呆着……

    乖乖地……

    不要再被抛弃了——

    孤独,动荡,不安,死寂——

    他狼狈不堪地站起身子,不小心被被咖啡杯绊倒,他没有管被咖啡染湿的衬衫,踉踉跄跄地走到床边,翻找着手机。一次又一次,拨打着相同的号码,一次又一次的忙音,他无神地盯着手机屏幕,一次接着一次拨打过去,终于通了。

    “……”

    “……酒子吗?”

    “……”

    “是酒子吗?我工作有点忙,如果是中午的事情我觉得我们该冷静冷静,我先……”挂了吧。

    “……不要,不要挂,不要挂电话。”他模糊的哭腔传到手机另一头,他狼狈地抹着眼泪,“求你不要挂电话,对不起,对不起,真的对不起,不要挂——不要挂电话,求你了,求你了不要挂,我道歉,我道歉了,对不起,是我的错,很抱歉我这么任性,我会乖乖的——请你,请你不要挂电话……”

    “……”

    “酒子……哭了吗?”

    少年扯出纸巾不停地擦拭着眼泪,即使有些生硬的纸巾令他有些疼痛,“我、……我没有哭,我真的……真的没有哭,我是道歉的——对不起,对不起,今天的事情很对不起,都是我的错——”喃喃地,喃喃的声音不停地颤抖着。

    “……”青年一愣,叹了一口气,“我没有听错,是你在哭对吧?”

    酒子愣住了,咬住了嘴唇,让自己不发出丝毫的声音。

    “说实话。你真的没有哭吗?”

    “……会把我扔掉吗?”

    “会讨厌我吗?”

    佐佐木琲世慢慢闭上双眼,整理好思绪,“我……还记得我昨天晚上说的话吗?是我先说‘喜欢酒子’的,那就不会把酒子抛弃,除非是酒子不喜欢我了。酒子一直是一个很乖又很可爱的孩子……我呢,是不会抛弃酒子的,请放心吧,不用伤心了,我向你承诺,有我在的一天就不会让你再这样难过了。”

    ……不会被扔掉吗?当做垃圾一样,没用的东西一样扔掉吗?少年呆呆地看着亮着的屏幕,慢慢地勾起嘴角,破涕而笑,傻傻的样子,“……我,我才不会把小佐木扔掉的,我很喜欢小佐木!”

    “……嗯。”

    酒子乖乖地跟着佐佐木琲世报告完,然后自己抱着泰迪熊到冰箱那里,踮起脚从里面拿出牛奶布丁和巧克力慕斯,然后搬了两个小凳子放在阳台边,还有一张小桌子。整整齐齐地摆上甜品,两杯红茶。

    “泰迪,酒子今天要吃好多好多的东西。你呢?”

    “……忘记了呢,泰迪可不会说话。”

    他摸了摸泰迪熊棕色的脑袋,脸蛋上展开一个甜美而又满足的笑容。“要留一点给小佐木呐。”

    阳台,微风吹拂,风铃颤动着,清脆的铃声好像在回复少年的话。

    是呢。

    小佐木说他今天晚上就回家。

    作者有话要说:  我周末回老家  没空更新  抱歉

    第52章 酒子x陌生x金木

    站在风中,死在梦里。

    他站在风雪中,指尖冰凉,少年拢了拢衣领推开了咖啡店的门。

    墨黑的短发上抖落下雪花,嘴唇冻得青紫,他一转过头看到一个白发的青年走了进来,黑色的皮衣,冷漠的表情,血红的眼睛。青年没有看到他,他微微一笑,也没有说些什么,乖乖地坐在靠窗的位置,回顾着外面的风雪。

    突然,空气一滞。

    一个橘色短发的青年从门后走了出来,他端着两杯咖啡。

    少年好奇地看着这两个人,一个是喰种,一个是人类,一个是青铜树,一个是搜查官。

    他没有在意自己不曾被发现。

    年仅十五岁的他对于咖啡店不同于寻常的安静感到了疑惑。

    他歪着头,打量着白发青年清秀的五官,转而看着橘发青年。

    “呐,我能要一块巧克力慕斯吗?”

    “我想问一下,董香他们去哪里了?”

    “店长爷爷呢?”

    “你们又是谁呢?”

    没有一个人能回答他的话。

    他好像被隔离,手指穿过了青年的手臂。他看着自己的手指,呆呆地歪了歪脑袋,然后坐在位置上,没有再说话。

    他们是谁呢?他不知道。

    白发青年是谁呢?他也不知道,他只觉得这个人的眼睛很忧伤。

    少年没心没肺地咧嘴笑了笑。

    他看着两个青年说着话,平静又和谐的场景,莫名的忧伤。

    英流了很多血,看起来快要死了。

    金木拦腰抱起了他,走了出去。

    少年跟了上去。

    一步一个脚印,有些狼狈地跟在青年后面。

    他看到了很多的尸体,戴着面具,有的是搜查官的。

    他看到了很多的人坐着,很多人站着,他们面目平静而又忧伤。

    他看到了青年走在风雪中,白色的布被风卷开。

    他没有看到姐姐,但是他看到了真户晓,他看到了小贵将,也看到了董香。

    董香坐在雪地里,脸上满是无措。

    大家都去哪里了呢?

    他想问董香,但是董香并没有看到他。

    他好像就是一个不存在的人,多余的人。

    即使有一个声音让他抓住青年的手,但是一次次地穿透让他有些灰心。

    他觉得自己被忽视掉了,站住了,鼓着腮帮站在原地。

    青年突然看了过来,即使可能是他的错觉,但是他确实有一种被看穿的感觉。

    但是,少年依然很难过。

    但是,他还是动了动小短腿跟了上去。

    ——酒子。

    少年转过头看到了金棕色长发的女人环抱着胸,淡淡地看着他。

    ——姐姐。

    他终于高兴了起来,快步往前走,与青年擦身而过。跑到了女人的身旁。

    女人揉了揉少年柔软的黑发,语气有些温和。

    ——我们走吧。

    ——嗯啊!酒子好饿,要吃牛肉汉堡,还要和泰迪开花茶会!

    女人牵着少年的手离开,两个人的身影渐渐消失在风雪中。

    白发青年好像感觉到了什么,往前面看了一眼,感觉刚才……心口有点痛,有点闷闷的,有点空空的。

    但是,只有一点。

    到底是失去了什么呢?

    错觉吧。

    ——酒子,我们回家吧。

    ——好啊。

    ——姐姐,那个人是谁啊?

    ——我也不知道,大概只是陌生人吧。

    ——陌生的人吗?

    少年歪了歪头,稚嫩的小脸上满是疑惑和迷茫,他转过头再次看了一眼那个青年,然后对着他微微一笑。

    即使,他知道,青年看不到。

    啊啦,你看起来很忧伤呢,到底是在伤心什么?

    虽然我不知道你是谁,也不知道你为什么难过——

    但是,加油吧,一定要好好活着呢。

    作者有话要说:  这是假如酒子没遇见过金木研  但是  穿越到了东京食尸鬼的原著    与正文无关

    第53章 姐姐の谈话

    佐佐木琲世是喜欢酒子的,但是喜欢不能跟爱相比,比如说你可以喜欢小猫可以喜欢小狗可以喜欢车可以喜欢书可以喜欢人也可以喜欢某一种食物某一种事物,酒子给金木研养成一种即使失忆都难以改正的习惯,但是相互的,金木研也无时无刻地给酒子养成了习惯,真是可怕的习惯。

    佐佐木琲世觉得自己脑子有点乱,让真户晓叫了好几声才回过神来,刚才接到少年的电话,电话中少年可怜兮兮的声音和哭腔无一不让他动容的。

    他到底是怎么喜欢上这个比他年纪小了四岁的少年呢?从第一眼看去就感受到无比的熟悉吧,真的是很喜欢看见他脸上洋溢的幸福微笑呢,那一种温暖的感觉让他就从此迷恋上了,但是却总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围绕在身旁。那个声音,那个声音,迫使他爱上这个小少年,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佐佐木琲世保证他肯定是没有那么喜欢酒子的,只是一种单纯的喜欢而已,但是为什么那个藏在他意识里面的家伙要迫使他呢?

    ——你必须喜欢他。

    ——你必须照顾好他。

    ——如果你照顾不好他,

    ——就让我取代你照顾他。

    真是令人厌恶的强迫呢,为什么他必须要喜欢他?为什么他必须要照顾他?为什么他不照顾好他就必须要被取代?无理取闹的要求呢。青年手指颇有节奏地在桌子上轻敲,凌乱的思绪慢慢编织成一条长线,渐渐理清了一点,至少没有像上午一样没头没脑了。

    他肯定是和酒子有过一些关联的;

    什么关联呢?

    这还不能清楚,亲人什么的直接排除掉;

    还有上一次他变身喰种的时候到底是谁通知了ccg呢?

    六月君?瓜江君?不知君?真户晓小姐?

    还有那一次做的梦到底是怎么回事呢?跟以往的梦境不一样了,断断续续闪过一只眼睛。

    令人心醉的漂亮眼睛——那是一只流连着光晕的眼睛,血红色的瞳孔,眼白的地方被墨一样的黑色取代。

    真是漂亮至极。

    “兔子?”这个称号还是有点熟悉感觉的呢,有一种说不清的感觉,剪不断理还乱的思绪潜伏着,脑袋有点疼起来了。【兔子】是ss级喰种的代号,但是到底是这个喰种与他有关联,还是……“兔子”让他熟悉呢?对了……上一次那个,“那个,真户小姐,初代特等负责的那个喰种能跟我讲一下吗?”

    真户晓一愣,“……什么东西?”

    “就是fallen angle.”

    “……”女人的视线掠过他的双眼,“我也不是很清楚,我并没有跟他交手过,只有铃屋特等、有森以及有马特等与他交手过,我只知道这是一个防御力超强的喰种,其他的,你还是不要过问好了。”

    这一次真户晓的回避可是非常明确清晰的了,她到底想隐瞒些什么?如果想隐瞒的话,为什么还说得那么清楚?可能她或许也是知道一点什么,但是也不是很清楚的吧。佐佐木琲世潜意识地觉得自己应该把注意力放在这个【fallen angle】多一点,可能还会找到一些可靠的消息之类的。

    真户晓好像看出了点什么,凉凉地说,“我劝你最好不要把注意力放在这个对于你来说无关紧要的家伙身上,现在你最好想一下该怎么办比较好,”

    “……是,真户小姐。”

    初代有森自从那一天回来后就一直不肯去医院了,每天黑着一张脸,就好像是佐佐木琲世欠她几千万一样,一看见佐佐木琲世,一双泛着寒意的眼睛就死死瞪着他,好像遇上了杀父仇人。佐佐木琲世不会再初代有森的称呼后面加上一个“小姐”,像是初代有森这个脾气不好,性格又冷淡的女人,根本就不像一个女人嘛!他终于体会到了待在真户晓身边是多么的好,真户晓是多么的温柔。

    “佐佐木,你,”女人淡淡地指着他,“一会儿下班的时候,下面的咖啡厅,我等你,必须来。”

    “……”

    ——

    初代有森招来侍应生,点了一杯美式甜咖啡就安静地坐在靠窗的角落,有时候她与酒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