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66书网 > 穿越小说 > (东京食尸鬼同人)[东京食尸鬼]酒子的日常手札 > 正文 分节阅读_30
    />   青年淡淡地道,“那还真不赖。”

    “今天也做了呢。”

    “今天,也做了吗?”

    “是的,只要是有空闲就会做,做点心意外地会上瘾哟,能给人一种平静感。小哥你呢?”

    “不,我讨厌甜食。”

    瓜江久生平静的目光掠过外面,“好了,就到这里。”

    “啊……这里就行了吗?”

    车子停下的那一瞬间,青年猛然弹起,“我是喰种搜查官,为什么你要撒谎说做了点心呢?我的嗅觉比一般人的强,随便洗两下我还是闻得出来的——血的味道……”

    他一个闪身从出租车飞速跃出,“【torso】会零星地出现在广大的作案范围内,移动工具是车辆,多半是个熟悉路途的家伙,于是把目标锁定在的士司机身上,这家伙就是【torso】……吗?”快速躲过torso的赫子攻击。

    赫子吗?……真是麻烦得要死呢。赫子是喰种的捕食器官,硬度堪比钢铁,还能自由地变换外形——

    “你闻起来很好吃啊——搜查官客人。”

    作者有话要说:

    第44章 佐佐木の日常

    习惯是在习惯中养成的,习惯可以造就第二个天性,但是习惯比天性更加难以改正,是因为某种特定方式养成的自然而然做出来的举动,习惯是最可怕的,即使没有了记忆,但是在从前一点一滴、在你不知不觉中侵入内心,就如同沃维纳格说的一样:“习惯就是一切甚至爱情中也是如此。”酒子习惯生活中有一个温柔的他,习惯于他的温柔,习惯于对他的依赖,他的生活被金木研养成一种习惯。

    金木研是酒子的习惯,酒子也是金木研的习惯。

    在酒子的通讯录中,还是存有金木研的号码以及上一次佐佐木琲世留的号码,两个人的两头都被酒子加上了【a】字母,但是因为金木研的名字开头字母为“k”【kaneki ken】,佐佐木琲世的名字开头字母为“s”【sasaki haiyo】,所以通讯录中金木研的号码排在第一,佐佐木琲世的号码排在第二,也不知道酒子到底是有意还是无意。

    酒子在与真户晓的约会中离开的原因是,日向惠美给他打开电话说是下午有一个通告,关于【ぶつぶつと愛の言葉】的mv。【ぶつぶつと愛の言葉】是酒子的代表作之一,很受其公司的重视。

    【ぶつぶつと愛の言葉】讲述的是一个gay的故事,且分为男一和男二,男一是受,男二是攻。在某天于咖啡店相遇,只是仅仅一面然后擦肩而过,然后几天后男二遭受到社会不良人士的群殴并受伤在一个小巷子里,男一是一名高中学生,刚补完课回家,因为妈妈的遗物戒指尺寸不合从手指上掉下来,他弯腰去捡的时候发现积水被染红了,顺着流向他发现了重伤的男二,然后两人相互认识,并且生成好感,初步发展为男男朋友关系——

    后来男二因为仇杀重伤在男一面前,男一疯掉了,男二被抢救回来的时候已经失忆了——结局是依旧单身的两个人撑着伞擦肩而过的时候,男一突然想起了什么突然转过身对着男二叫出他的名字,男二并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个陌生的名字会感到熟悉,停下了脚步。

    男一突然扔掉了雨伞抱住了男二。

    男二茫然地看着男一,但是跟随着本心环抱住了男一。

    结尾语是:他抱住了他,紧紧地,像是抱住了他的整个世界。

    因为结局需要,所以mv拍到了晚上,很晚。雪野小百合开车把酒子扔回公寓里面,少年打着哈欠走进卧室,拽开裤子扔在地上,随手扯开领子的纽扣,无力地把整个人扔在大床上,他眯了一会儿,从床头柜子上拿起手机,翻了一下通讯录,懒洋洋地眯着眼睛。他打了佐佐木琲世的号码。

    青年还在看着一些案发当场的蛛丝马迹,戴着眼镜,他打着哈欠,很累也很困。突然手机闪了闪,软软的歌声传了过来,“テディテディ、泰迪テディ、小さいウサギと開花茶会かどうか?テディテディ、泰迪テディ、ここにケーキやジュース~テディテディ、泰迪テディ、耳をそばだてて私と一緒に踊り……”他摘下眼镜,然后看到手机上的名字,心下一个激动然后……挂断了电话……

    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

    挂断了——这不科学!!!佐佐木琲世崩溃地用头撞着桌子,“不科学!!!八嘎!怎么回事!这个蠢手机!我要投诉!”他冷静了一会儿,最后看着通话记录,犹豫着要不要打回去。

    打回去的话,会不会被误会自作多情。

    可能他只是打错了电话之类的。

    嗯,要不要再等一会儿?可能还会打过来的吧?也许……

    也许,也许真的会打回来呢?

    手机真的再一次亮起来了,佐佐木琲世接听了。

    “喂?小佐木没有睡觉吗?”

    “……”卧槽,声音好软——“嗯,酒子也没有睡觉吗?”

    “酒子刚刚拍完mv回来的,小佐木呢?为什么这么晚都没有睡觉?”

    “我在看一些资料,还有大家对于喰种的指导计划之类的东西。话说酒子工作很忙呢,要小心身体哟。”佐佐木琲世听到少年的声音,不由得温柔微笑起来了。

    “……喰种吗?……小佐木很讨厌喰种吗?”

    佐佐木琲世犹豫了一下,“也不算是讨厌吧……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呢,喰种什么的,酒子不害怕吗?”

    酒子趴在床上滚了几圈,“……害怕吗?大家为了生存下去都很努力呢,不能说喰种做出的事情就是错误的啊……大家都是为了在这个残酷又美丽的世界上生存下去呢。”

    “酒子的想法很单纯呢……我也是这样子想的呢……”

    “小佐木会保护我的吧?我想和小佐木做朋友哟,小佐木呢?”

    “朋友么?”

    “呐,我可是很喜欢酒子呢。”

    ……

    佐佐木琲世第二天去了医生那边测试rc值,“瓜江班长是【902】,米林小姐是【850】,不知君是【920】,六月君是【655】,班长和不知君因为使用了能力所以rc值偏高。”

    “看来他们是在我的管理外使用了赫子,最好还是提醒他们注意一下吧……?”

    “【库因克斯】班处于研究阶段,请你转告他们两个不要玩的太过火了。而六月君的数值却与人类的数值相差无几,这与库因克斯计划原本的目的‘利用喰种的特性’相背驰。”

    “确实,现阶段他几乎没有表现出力量或速度方面的强化,而且还时常无法控制赫眼,虽说手术可能也有影响。”

    “嘛,总之比控制不了还数值上窜来得好吧,rc细胞增加得太多的话可能会像喰种一样无法正常地摄取食物。抱歉,我没有恶意。”

    佐佐木琲世摆了摆手,“不,没关系的,搜查会议马上就要开始了,我这就……”

    “还有呢,米林三等有些胖,圆嘟嘟的倾向,请代我转告她让她注意一下。”

    佐佐木琲世好像是膝盖中了一箭,搜查官太胖什么的……呵呵“我会帮忙转告的。”

    【fallen angle】(堕落天使,因为羽赫像是堕落天使的翅膀一样所以得名)【作者取名废】

    初步认定是青铜树组织,但是这几年里很少出没。

    大概等级为s或者是ss,身着黑色全裸背的紧身制服,半脸面具

    羽赫的防御能力超强,同时有鳞赫作为主要攻击

    白发黑眼,不排除假发和美瞳

    在与ccg的战斗中几乎很少出面,与眼罩【金木研的绰号】是搭档

    主要是防御,看不清实力,但是实力在铃屋特等上下或者是相等

    年龄大概是13-18岁之间,身高145-165之间

    主要负责人:初代有森

    整理资料的时候,真户晓看了一眼然后匆匆翻过,压在中间。佐佐木琲世问道,“这是什么喰种,名字取得很好听呢。”

    “不要多问。”真户晓别过眼。

    作者有话要说:

    第45章 佐佐木のxx

    “我回来了!”青年微笑着推开门,只见六月透一人坐在餐桌边的椅子上看书,有一种娴静女孩的错觉……六月君怎么可能会是女孩子呢?他僵笑着,“六月君,怎么就只有你……”然后他僵硬住了,明显是看到厨房里一只白毛少年围着可爱的小围裙在里面捣鼓着什么。

    六月透抬起头,也给了他一个微笑,“欢迎回来!”发现佐佐木琲世僵硬的视线落在身后的时候,六月透也是知道他在看什么了。

    “他、他……他怎么会在这里!?”

    少女看了看一直进进出出厨房的白发少年,不由挠了挠短发,黝黑的脸上有了些不好意思的情绪。“他说是老师您的朋友,又有老师您的手机号码照片之类的东西,我也觉得他大概是认识你的,也不像是坏人的样子就……就放他进来了,他一进来就喊肚子饿了,我也不会做饭……所以他就说要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什么的。”

    佐佐木琲世看着厨房,放下手里的大型银色手提箱,解开扣子,把身上的搜查官制服外套脱下,然后撩起袖子走了进去。一进去,娇小的身影就一下子扑进他的怀里,佐佐木琲世一愣,脑海中好像闪现过一些什么东西,有一丝的疼痛,不过很快又平静下来了,心底反而有一股奇怪的感觉油然而生——那个声音好像又响起来了,比起以前反而语气更加温和,但是他却听不清那个声音究竟在说些什么。然后感觉到一双手捏着他的脸,“松、松手……”

    “小佐木回家了吗?好棒呐~”

    一对上少年墨蓝色的桃花眼,他的心脏又开始承受不住的砰砰乱跳。等等!抱到了!抱到了!抱到了!抱到了!居然抱到了!男神到他怀里来了!“酒子……酒子你怎么到我这边来了?助理和经纪人又把你弄丢了吗?”

    “她们两个迷路到了神户了,明天才能回来吧,钥匙什么的都在他们身上,酒子有家无可归了,小佐木收留我吧。我什么都会【不会】做哟。”

    佐佐木琲世失笑地揉了揉少年的头发,“那么,酒子会做什么呢?说给我听听吧。”

    “卖萌唱歌跳舞做饭暖床说笑话……真是好多哟,酒子两只手都数不完惹。”

    “……”那真的都是特长么?

    “对了,有鸡蛋么?小佐木。”

    “啊?……唔,应该,有吧,我想想,嗯,是有的,在冰箱里面。”

    少年一溜烟跑到冰箱旁边踮起脚尖打开冰箱然后惊奇的发现冰箱里面整整齐齐地排列着两排的鸡蛋,他两眼放光,兴致勃勃地取了一个鸡蛋,然后在六月透不可置信、僵硬、各种复杂情绪融合在一起的眼神中,在小棕熊?万能?二次元?空间?背包中翻出了一个听诊器……然后戴上,蹦跶到了厨房里面。听诊器连接的那一头紧紧贴在鸡蛋上,酒子面容严肃,仿佛是在做什么惊天动地泣鬼神的伟大事迹。

    站在酒子身旁的佐佐木琲世:“……”

    “我听到胎动了,”少年一脸严肃,“它告诉我它还没长眼睛呢,没事,一会儿窝萌吃它的时候,它也不会知道窝萌就是杀鸡蛋凶手。”

    我看它连声带都没发育吧……佐佐木琲世捂住脸。

    “这里是……”少年移了移位置,“心脏?嘭哒、嘭哒、嘭哒——”

    不要自带音效好不好?!佐佐木琲世扶额。

    “等等!它告诉我它曾经吸过毒!!!!”酒子一下子抬起头,摘下听诊器,看着佐佐木琲世,“窝萌先不要吃它了,它一点都不健康。窝萌果然还是给它做手术好了。”他严阵以待,“佐佐木护士,哦,不,小佐木,帮我拿一个镊子来一下。”

    佐佐木琲世默默伸过一个镊子。

    只见少年小心翼翼地用镊子钝部轻轻敲着鸡蛋的钝部,敲出一个小洞,然后再用镊子把蛋壳轻轻挑开,“佐佐木护士,帮我拿一只碗过来。”他把蛋壳上的洞口开得大了一些,然后接过青年手上的碗,把卵白和卵黄倒出来。

    “嗷嗷嗷!它、它的……它的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