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66书网 > 穿越小说 > 寿康宝鉴 > 正文 完结

正文 完结

作品:寿康宝鉴 作者:印光大师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到一座山的边上。全如玉登上山顶最高之处,遥望海天一色,十分畅快。忽然,他

    看到一位道人,身穿黄袍,脚踩棕履,容貌古朴,长髯飘扬,从林中走出,对自己

    说:“世人喜欢虚假,而天帝则喜欢真诚。你生平劝人行善,书写善书,都是出自

    真心,不求人知,功德很大。”全如玉谦逊说不敢当。道人又说:“读书人具备聪

    明智慧,却不为圣贤阐发义理,反而编造淫词艳曲,流传毒害天下万世。这种人死

    129

    后堕入地狱,受无量苦,永无出期。你可以前去看一看,知道了他们的罪过,也就

    知道你自己的功德了。”于是就拉住全如玉的手,在云雾中穿行。不长时间,就看

    见了一座城市,城门上写着“酆都”两个字,守门的士兵都外貌怪异,看见道人后

    则伏地叩头。然后,又来到一处宏大的官府,其中侍卫林立,见了道人后也拜伏在

    地。官府的大堂上题写着“森罗之殿”,旁边两根柱子上的对联是:“尔既如斯,

    任尔奸,任尔诈,任尔作恶,少不得庭前勘问。我诚无奈,尽我法,尽我理,尽我

    奉公,又何须堂下哀求。”一位君王头戴礼冠出来迎接,尊礼备至。道人说:“淫

    词艳曲,最为毒害人心。阴间受罚,阳世不知,所以犯者如故。现在可以让人带这

    位年轻人前去看看明白,以便传告世人,如果世人能够回心向道,也是您的大慈大

    悲啊。”于是有两位差役,将全如玉带到一个地方。全如玉看到有几个人,或受刀

    砍,或受犁耕,或受碓舂,或受油铛,一旦受刑完毕,又立即回复原形。全如玉问

    道:“这都是些什么人啊?”鬼卒说:“这些都是编写淫秽小说的人。” 全如玉

    又问:“有罪报受尽的那一天吗?”鬼卒说:“万劫沉沦,哪怕是投生蛆虫道都不

    可能,怎么会有受尽的时候呢?”全如玉也不禁心中恐惧,想要回去,两位差役就

    又把他带回大殿。道人指着那位君王,对全如玉说:“这位就是明朝的杨继盛先生。

    他在世时忠诚耿直,参劾奸臣严嵩,列举其五奸十罪。天帝深为赞许,特地任命他

    担任现在的职务。你回到阳间,将今日所见对民众宣说,让人们知道上天赏善罚恶,

    是毫厘不爽的。”于是道人辞别君王,仍然拉着全如玉的手,回到了原来的山峰。

    当时正好顺风,全如玉辞别道人,挂起风帆,乘船离去。之后,遇到他人就讲述他

    见到的事情,谆谆劝勉行善止恶的道理。

    杨继盛(1516-1555):字仲芳,号椒山,河北保定容城县人。32 岁考中进士,

    官拜南京吏部主事,四年以后进京,改授兵部车驾员外郎。因弹劾咸宁侯仇鸾被贬

    到甘肃临洮做典史。仇鸾死后,得到平反,返回北京。到任一个月,又上书弹劾严

    嵩,被削职下狱。1555 年被害。杨继盛死后七年,严嵩倒台,明穆宗追赐他太常

    少卿,谥忠愍,并在河北保定为他建了旌忠祠。

    130

    《不可录》纪验

    ●友人季邦采,是吴兴地区(译者注:浙江省湖州市,以人文物产名闻江南)的知名人士,

    家住南浔镇。我刚印完《不可录》一书时,正好季邦采在镇海县掌管教育,就写信

    给他,并附送了二百本书,希望他能分发给县里学校的学生。他随后回信责备我迂

    腐而不切实际,并说已经将二百本《不可录》都束之高阁了。不料,没过两天,他

    又派人转告,说愿意出钱助印五百本。我就用他以前的话回绝了他。季邦采立即又

    专门派人送来书信,恳切地坚持印刷本书。我这才知道,他梦见父亲嘱咐他说:“你

    不印送《不可录》,你的儿子怎么能进入学校呢?”于是,这次嘱托我印刷一千本,

    广为流布。后来听说,他接到儿子入学消息之时,正是他发愿印书之日,事情就是

    这样灵验。

    杭州新桥地方的积翠庵中,有一位僧人,法名静缘,一向好善(译者注:古代把小

    的寺庙叫做庵,不一定是尼姑专门居住的地方)。有一天下大雪,他前来叩门。我以为他是来

    化缘的,就说:“我家中贫寒,无力相助。”僧人说:“只是希望你能借给我印刷

    《不可录》的底板,我想印刷几千本施送。”我欣然答应,并问他为何突然产生了

    这个念头,冒雪来到我家?僧人回答说:“昨夜梦见土地神,告诉我说:‘印送《不

    可录》,可免大灾。’今天早上我访遍施主,才知道您家中收藏有底板,所以特地

    前来借取。”僧人印送《不可录》后的第二年,城内居民失火,虽然附近都被火灾

    殃及,积翠庵却安然无恙。通过这件事,让人更加相信神明劝人行善的道理,冥冥

    之中,确实因果不爽。

    陈海曙记

    ●庚午年初夏,有一天夜里,梦见两位童子对我说:“文昌帝君有话要对你说,

    召你见面。”于是,我就和他们一同前去。童子带我来到一处院子,中有翠亭,院

    门匾额上写着“大洞阁”几个字。随后跟随童子进入大殿,见到文昌帝君居中正坐。

    我叩头礼敬后,起身侍立。帝君说道:“世间印刷施送的善书很多,唯独《不可录》

    一书却久已无人印送,你应当为我流传此书,劝化世间。”随即让两位童子抬出一

    131

    个箱子,里面都是残缺不清的书稿,我上前翻检阅读,正是《不可录》的残本。我

    正在思考以前从未见过这本书,应从何处着手操办此事,帝君又指示说:“乡试就

    要到了,应当尽快去做这件事。 ”然后就让两位童子送我出殿,因而梦醒。第二天,

    我就到各个书坊寻找,都说不知道哪里存有书稿,我不禁焦急思虑。一个多月后,

    突然有人拿着《不可录》一书的底板上门求售,我拿起查阅,发现书中序文的第一

    张已经丢失,看到最后一张,才知道此书是万九沙先生刻印的,十分高兴,立刻买

    了下来。随即就用这一底板印刷了三千本,于七月初一早晨,恭恭敬敬地把印好的

    《不可录》送到书院。刚到书院大门,就有一位僧人问道:“是不是来送《不可录》

    的陈居士?”我连连答应,内心却万分惊讶。到大殿上香后,便将印好的《不可录》

    上呈在文昌帝君的神像之前。然后请那位僧人到客房用茶。请教他的法名,他说是

    “元本”。我问他何以知道是我今天来送书,而且知道书的名称。僧人说:“昨夜

    梦见帝君,帝君让我在门口等候接书,因此一大早就起来在这里等候了。”我听后

    不禁肃然起敬。由此可知,流传善书,以劝化世间,功德可以感通苍天,如果能够

    遵循善书所示,身体力行者,更是功德无量。希望世人都能够体会到帝君的救世苦

    心,一同走上觉悟之路,广为流传本书,使举世之人都能知道邪淫的危害,断绝这

    一恶习,勉力积善修德,这样才能不辜负神明的嘱托。

    清嘉庆庚午年六月,古盐官陈海曙自记。

    ●丙戌年间,我的妹妹出嫁之后,忽然得了痰痫病,时常啼哭,饮食不进。有

    人说是因为冲犯了花粉煞,于是请来巫师祈祷神灵,以求消解灾祸。虽然百般设法,

    却始终无效。而且,她还不肯服药,几个人一起帮助,也不能让她喝进一滴汤药。

    这样,半年之后就骨瘦如柴。父母深为忧虑,心情万分焦急。我就到酆都大帝和城

    隍的神像前,写下文书上呈神明,发愿印送五千本《不可录》。许愿之后,妹妹的

    病情竟然出现了转机,开始愿意服药,于是连续给她服用了消痰的药物(译者注:中

    医学认为这一类病症与痰邪有关)。一个月后,就完全恢复正常,疾病痊愈了。现在已经快

    到一年了,身体竟然比从前更加健康。因此,我就采用活字排版,如数印刷了五千

    本《不可录》,以报答神明的护佑。并将此事的感应灵验记述于此。

    清光绪戊子年三月娄东下郡悔过生谨记。

    132

    惜字近证

    书籍的刻印和制作,古代使用竹简,之后变为使用纸墨,再后来又变为使用雕

    板刻印,从而逐渐快速方便,使文字的流通日益广泛。雕板刻印的方法,是先在纸

    上写好文字,然后反过来贴在板上,反复摩擦纸的背面。这样,纸被擦掉后,字就

    留到板上了。但擦去的纸上仍有字形,不可亵污。

    清朝嘉庆乙丑年的秋天,杭州城保佑桥一带,有一位刻字工,姓金,在病中看

    到两个鬼卒将他捉拿而去,带到殿中叩拜,见到的神明象一位高官,对他说:“你

    秽亵字纸,依法应受刑罚。”金某诉说自己从事的就是这种工作,不得不这样做。

    神明说:“不是这样的。摩擦时落下来的纸屑,应当收拾到干净的地方,随时焚化。

    你却将之散落在台阶上,甚至倾倒在垃圾之中,无处不有,不是秽亵是什么呢?”

    金无言以对,受到责罚。醒后感觉臀部和大腿特别疼痛。

    神明的训诫真是深切,而且又为从事这种职业的人开启了一个消除罪孽的法

    门。人们为什么惧怕繁琐,不去遵守奉行呢?所以,笔者记述了这件事,放在《不

    可录》的最后一页。殷切期望从事印刷业的人,将这件事做为前车之鉴,郑重遵守

    神明的教导,不要亵渎字纸,就是值得庆幸的事了。

    陈海曙记

    133

    修订手记

    《寿康宝鉴》一书,是近代高僧印光大师根据《不可录》编订而成。问世以来,

    流通寰宇,利益不可思议。但由于内容多属文言文,当代读者有所障碍。因此历来

    有不少大德发心翻译成白话。本次即是在以往的成果上,再次加以完善。修订工作

    主要由吴绍先居士和禅茶一味居士完成,诸多网友提供了宝贵建议。实体书方面参

    阅了香港佛经流通处的文言本、福建莆田广化寺06 注释本、广东揭东双峰古寺的

    隐名氏译本和厦门观音寺的整译本;电子文档方面,参阅了清凉书屋文言点校版、

    净超妙芙翻译版、林梅英居士翻译版和明寂居士翻译版。在修订过程中,苏州灵岩

    山寺明学大和尚、弘法大和尚、山东佛教在线释清净法师以及苏州弘化社宋浩居士

    等予以了关心和支持。在此,一并致以诚挚的谢意。由于时间和水平所限,难免有

    不妥之处。敬请十方大德予以指正,以期更为完美。

    商丘市寿康文化研究学会·戒邪淫网

    2007 年10 月26 日

    134

    白话版再次修订说明

    本白话版主要是在商丘市寿康文化研究学会·戒邪淫网的2007年《寿康宝鉴》

    白话版基础上润色而成。文言版则主要参考了张景岗先生的清凉书屋文言点校版。

    同时,也参考了多位师兄的大作,如明寂的《寿康宝鉴现代全译》、隐名氏的

    《寿康宝鉴白话》(带有李炳南居士的跋)、天涯博客中学人如是转载的释净超、

    释妙芙两位师父的译文,等等。

    在各个版本中,尚有两处文字存疑:

    1, 事证·福善案·陆左墄案中,最后是“金坛王界”还是“金坛王煛”,各本不

    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