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66书网 > 穿越小说 > 阴阳天师(GL) > 正文 分节阅读_96

正文 分节阅读_96

作品:阴阳天师(GL) 作者:饨宝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是劫后余生的喜悦,和能够执子之手的幸福,就让二人也肆意一番,享受这难得的恬静时光。

    日出东方,那一片天都被印成了橙金色,山风清凉,杜思林深吸一口气,感受着这份宁静。

    “清竹。”杜思林把肖清竹揽入怀中,低声唤道。

    “嗯。”肖清竹应了声,笑意从眉眼中溢出,她顺势往杜思林的怀里窝了窝。

    “如果你不回来,我会把你找回来的。”杜思林说,正如董双河曾说的那样,就算上穷碧落下黄泉,她都会找到肖清竹。

    肖清竹握住杜思林的手,一指一指的扣入,慢悠悠的说道:“我知道,但是为了不让我的傻瓜辛苦,我还是自己乖乖回来了。”

    杜思林笑了,说到底,终究她还是幸运的。遇到了对的人,在对的时间里。她低头,在肖清竹的额上印下一吻,心里比酿了一窝蜜还要甜。

    也许杜思林看不见,但她知道,今天的日出一定很美,当然,窝在自己怀中的女子更美。

    二人才方方走到小区门口,之间一道流光闪过,杜思林便只觉得怀里沉了一沉。不用想她也知道是小家伙杜清鸾。

    “清鸾,你再吃这么多,我可抱不动你了。”杜思林佯装力竭,苦恼道。

    小家伙嘟了嘟嘴,一脸的不满意,她向着肖清竹张开了双手,糯糯的道:“清竹妈妈!”

    肖清竹满脸无奈的抱过了小家伙,一接手,她也开始同意杜思林的说法,小家伙如今正是长身体的时候,且食量又比寻常同龄孩子大上不少,似乎真的是略沉了。

    但小家伙可不这么想,她是被抱的那个,心里开心着呢,一开心在杜思林和肖清竹的脸上脆脆的“啵”了一声。

    “汪!汪唔——”没多久蛋挞也飞奔了过来,可惜蛋挞可没这么好待遇,杜思林和肖清竹默契的一个闪身,让蛋挞扑了个空。

    小家伙沉归沉,那也才三十来斤。蛋挞可不一样,它已经是成年犬了,少说也得有七八十斤。这扑过来,不就只有被扑倒的份。

    “清鸾下来,咱们回家。”杜思林拍拍小家伙的脑袋,带着命令的语气说道。

    小家伙又在肖清竹的怀里蹭了好一会儿才肯下来,左手牵着杜思林,右手牵着肖清竹,大家伙蛋挞摇着尾巴跟在一侧,“回家!”她软糯的声音里透着欢喜。

    说到底还是孩子,喜怒全都表现在了脸上,走起路来都一蹦一跳。

    刚打开门,就只听见噼里啪啦的声音和各式各样的欢呼声,杜思林虽看不见,但从这声音里却已分辨出了每一个人。

    “清竹!”叶浣溪最先上来给了肖清竹一个拥抱,若说肖清竹忍了这么多的苦,她是这一群人当中了解最多的。起先得知肖清竹的死讯,她的心像是被挖空了一般的难受。

    “胎光!”第二个自然要属防风了,她上来就是捶了杜思林一拳,嗔道,“你们两个,还知道回来!”

    肖清竹腼腆的笑笑,有些不好意思。说到底,她的性子里,还是温婉娴静占据了大多数的。

    “能先让我们两个去收拾一下吗?”到这时,杜思林才想起来,自己身上应当是极为狼狈的,不用看也知道肖清竹也差不多。真不知道,平素最喜干净的两个人是怎么忍受这么狼狈的自己这么长时间的。

    “哈哈哈——”顿时传来几声爆笑。

    着实,这两人看起来要多狼狈有多狼狈,血和泥混杂在身上,脸上,衣服也破破烂烂。

    杜思林撇撇嘴,拉起肖清竹便是一阵小风钻回了卧室。

    “一群落井下石的混蛋!”杜思林低声的骂了一句,但语气里却透着笑意。

    “清竹……?”杜思林刚骂完便发觉了不对劲的地方,因为肖清竹的身体竟然兀自倒了下去。“清竹?”她心里又是一阵恐慌,急急的唤了一声。

    “我在,思林。”肖清竹的声音是从她身后响起的。

    杜思林看不见,并不知道在她的身边,如今有着两个一模一样的肖清竹,一个浑身冰冷躺在她的怀里,而另一个,便是方才出声的那位。

    “思林,我不能附身在这身体上太久,别怕,我还在。”肖清竹的声音又一次想起,并且释放了一些天道的气息,让杜思林能感受的到自己。

    “你我都没了肉身,这可如何是好。”杜思林叹了一声,说道。

    同杜思林融合的天道毁了之后,杜思林就只是一个魂魄而已,肖清竹更是无形的,虽说他们可以用自己的能量显现出自己的模样,但对于自小就拥有肉身的他们来说,没肉身就像是裸奔一般。

    “你忘了,你可是极会做傀儡的。”肖清竹倒不苦恼这些,只要是在杜思林的身边,就算没肉身又算什么呢。

    “对对!”杜思林猛地一拍自己的脑袋,“我可以做两个傀儡出来!”她怎么就没想到呢。

    “那你的躯体……”杜思林抬头,空洞的双眼望向肖清竹声音传来的方向。

    肖清竹显化出身体,修长莹润的手掌在她的身体上轻轻一挥,“就让她就此散去吧。”

    话音落下,只见肖清竹的身体化作了点点荧光,四处飘散。

    杜思林心中仍有些不舍,毕竟那是肖清竹的身体,她能清楚的感受到那具身体一点点流失,有些空落落的,但这种情绪也只持续了片刻,因为她知道,她的清竹还在。

    “傻瓜,她去帮我做我该做的事情了,所以不用觉得失落。”肖清竹如何能看不透杜思林的心思,她柔声安慰道。

    杜思林点头,她用最快的速度帮肖清竹和自己做了两个最简单的纸傀儡,暂时附身用。

    当二人都有了真实的身体之后,杜思林的心又是踏实了不少,简单的收拾后,二人下楼。

    几乎每个人的心中都有疑惑,而同样地,杜思林和肖清竹的心里也是有疑惑的。

    这不,刚一坐下,嘴最快的丁一乐就忍不住了:“清竹姐,不是说你献祭了吗,怎么会……哎呀!”

    丁一乐的话还没曾说完就被荆芥凌头一掌劈了下去,“就你嘴快!”我还没问呢,她在心里小声的补了一句。

    丁一乐和荆芥真不愧是姐弟俩,性子出奇的相似,但平时斗嘴斗的最凶的也是他俩。

    杜思林知道,只有先为眼前的这群人解答了疑惑,才轮得到他们为自己解答疑惑,当下也是把自己和肖清竹梳理出来的事情始末大概说了一遍。

    众人恍然之余又是吃惊,尤其是丁一乐,上下打量了肖清竹好几遍,结果又是挨了荆芥一记掌刀。

    “因果循环,这也是清竹你种下了善因,才能有今天的果啊。”杜空扬点了点头,不由叹道。

    她的身边,坐着一个妖艳妩媚的女子,但一双眸子却清澈的紧,不是花岸又能是何人。此时花岸也是扑闪着一双晶亮的眼悄悄打量了肖清竹和杜思林好几次。

    “清竹姐,你都成了天道了,胎光姐的眼睛不能医好吗?”说实话,不只是丁一乐,每个人看见杜思林空洞的眼眶都心疼不已。

    但其实,肖清竹是最想杜思林的眼睛能够复明的啊。

    “思林的眼睛,曾经是天道的化身,她毁了天道,所以……”肖清竹说,她低下头,“我本想依样画葫芦,分出一部分天道让她再次融合,但是……”

    杜思林握住了肖清竹的手,平静的说道:“我只是眼睛看不见了,但不表示我的心看不见,现在这样,我很满足!还没有谢谢花姑姑照顾清竹。”正如杜思林所说,她虽失明,但心比明镜还要透亮,她自是能感觉到来自姑姑身边的目光的。

    花岸一听这称呼顿时表情变幻了好几次,“上次忘了提醒你,不要叫我姑姑,暴露年龄!”她的声音宛如天籁般悦耳,却又透着股古灵精怪的顽皮。

    原来姑姑是喜欢这样的类型吗……杜思林的心思也是快速的转了好几遍。在她的印象里,她的姑姑杜空扬,素来喜怒不流于色,举手投足总是有着一派大家的威严,所以当她知道花岸的时候,猜想花岸大约是婉约柔弱的女子,如今看来,她错的不仅仅是离谱而已。这世间,还是一物降一物的道理比较靠谱些。

    “那……”杜思林思索了许久都没能想出应该给花岸一个什么称呼好,毕竟她的辈分确实要比她打了一辈在。

    “你们杜家的人好是好,就是规矩多,连小家伙都要叫我姑婆,我心好痛……”花岸一脸委屈的说道,但随即她的表情又是变了一变,“如果可以的话,请叫我花花。”

    ……

    杜空扬在一旁扶额头疼,连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对身侧这个古灵精怪的女子如此无可奈何,在她的面前,自己的一板一眼就是分分钟破功。不过,也只有这样纯真简单的人,才会有这样干净的嗓音和心灵吧,想到这里,杜空扬的嘴角不由自主的勾起一抹弧度,这大概是连她自己都没有发觉的。

    “花……花。”杜思林顿了顿,尽管挺顺口,第一次叫还是有点怪异。

    肖清竹笑着在她耳旁低声说了句什么,她也笑了,“谢谢花花替我照顾清竹。”第二次,她便叫的顺畅了很多。

    “姑姑笑了。”这是肖清竹在她耳畔说的。

    “对了,你们似乎一早就知道清竹没事?”杜思林也终于说出了心中的疑问。

    小家伙得意的挺了挺平坦的小胸脯,但旋即她又想起思林妈妈看不见,于是迈着小短腿硬是挤到了杜思林的怀里,乖乖的坐在她腿上。

    “是我知道的!”她得意的说。

    “你?”肖清竹也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小家伙,她既是天道了,小家伙又怎么会知道自己的生死?

    “清鸾能感受到你们两个人的气息,所以,我们就知道了。”防风没好气的说道,“你们两个倒是轻松的很,打完架拍拍屁股潇洒去了,留下我们几个伤兵扫尾。”虽然最后也没什么可做的,只是处理掉了剩余的僵尸,打开了结界。这个地方被毁坏的太严重,还造了个如此古怪的祭坛,一旦被发现,定然会在社会上引起巨大的反响。所幸,陈周赟表示政府会动用所有力量把这件事情压下去,相信过不久,也就会慢慢退出人们的记忆了。

    所有的僵尸,除却高昇和石头之外,尽皆被除掉。至于高昇和石头二人,发誓不再喜食人血,也便就这样算了。

    彭昊天死了,彭洛飞决定和彭洛离继续她未完成的旅行,也并未再留下什么话给肖清竹。

    至于兰儿,她的仙识和仙气都被剥离后,魂魄吸收了大量的魂力,太阳子在杜思林离开后没多久便返了回来,在太阳子的帮助之下,再一次结合了仙识仙气,一下子成为了顶尖高手,太阳子强行把她带回了地府,不过估计他要开始后悔了。

    “你们两个如今可以说是与天地同寿了,今后有什么打算吗?”杜空扬问道,再也没有了阴阳天师杜家,这份责任也终于可以卸下来。而她所问的,也不仅仅是杜思林和肖清竹二人,还有坐在这里的其他人。

    “我和清竹打算开家咖啡馆,享受几年安逸时光再说其他。”这点,杜思林和肖清竹早就达成了高度默契,只是在咖啡馆和茶馆上争论了许久。

    “这么巧,我和防风